==溧水114网==

搜索
查看: 1636|回复: 10

《溧水家谱见闻录》之《中山严氏族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2 10: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溧水家谱见闻录》之《中山严氏族谱

原著作者:吴大林
  
中山严氏族谱

    《中山严氏族谱》手抄本复印件共三册,装订在一起。无修谱时代,无堂号。现存溧水区档案馆。

    我于2017年6月28日到区档案局借阅了此谱,并拍了一些照片。但字迹模糊,不易阅读。周树生先生闻讯后,于同年7月7日从档案馆复印了一份交给我,使我得以对其进行研究。

    第一册,历修首事名目、谱序、传赞、墓志铭、诗文等。

    第二册,为世表。五十一世至五十五世,有谈村、严桥、严家宕、石山等村。

    第三册,为世表。有五十六世至六十世,严答村。六十六世至七十世,庙塘铺、黄墟、西庄。七十一世至七十五世,严答村。

    相传溧水严氏的始祖,即在东庐山结庐的那位严子陵先生。溧水的始迁祖是严德顺,字必贤,行细一。他生于陕西华州。北宋末年携弟德亨、德绍随宋室南渡,过溧水,知为先世旧居,遂上疏,求复为溧民。帝许之。乃赐金帛以还。买田宅之于溧水城南十二里半山之阳,居迫蓝溪之浒。日与田夫野老相接,以功名富贵可淡而尘视之。

    《严氏族谱》首修于唐代,由三十代孙华州严绂纂修;二修于宋,由四十六代孙宣州宛陵书院山长蓝溪严冕重修;明国子司业进阶祭酒留溪严恪补修;由五十三代孙明蓝溪严儒、五十四代孙东留严文宪会修;由六十一代孙清廩生西河严虬率男岁进士严时泰会合重修;由六十三代孙清太学生严荣、六十代孙解元严肇初总修;由第六十五代孙太学生严基耋、太学生严杰续修。

一、蓝溪即洪蓝埠的前身

    蓝溪原是一条小溪的名字,到南宋时亦作命名为一个小村名。此蓝溪是村名,即今日之洪蓝埠。这是有关洪蓝最早的记载。

    南宋时四十五世严陟,号半斋先生,他迁入蓝溪。是严氏由半山迁入蓝溪的第一人。四十六世孙宣州宛陵书院山长即自称“蓝溪严冕”。

    到了元代,陶安曾在蓝溪的严家教授私塾。他在《惜逝文》中称:“溧城南余十里有蓝溪,当溪流萦折西趋,而崇构连矗者,儒家严氏之居也。曩以礼致余处宾师之位,识其先辈、兄弟五人,为忘年交” 。

    他在《代严潜述父行状》一文中称严潜的“先考讳松,字茂叔,世为溧水儒学。先祖讳曰晃,治《周礼》,领宋武举亚荐,有子七人,先考居长。……。蓝溪西有小阜,势隆而平,山水拱秀,名曰观城,距家百步。每杖屦游其上,庞眉白发,徜徉以娱。尝曰:‘生于斯游,没于斯藏,不亏于身,不愧于心,吾愿毕矣’”。

    其中最重要的是陶安的《游龙鸣山记》,文中提到至元二年(1336)他们从蓝溪步行到无想寺的经历:“至元丙子二月甲午.厚斋严君治酒肴,招予游龙鸣山,即无想山也。时春霁既久,……。从蓝溪东南行五六里,两山峙如双蠲,相距百步,绵亘东趋。中夹石田,田右小路,随两山势深宵曲折。行三四里,……僧舍雄丽,榜曰‘禅寂’。”

    这些材料肯定了洪蓝埠在宋元之际称为蓝溪。

    至于人们津津乐道的宋代木商洪蓝的故事,出自清《乾隆溧水县志》卷十六,《摭拾》。是在修志之时请人扶乩而得《洪蓝埠都土地神降乩自撰传》,“今刘子振理,尹子启荣因纂修邑乘,思欲得予故实,蠲洁来庙申请,予感其诚,即案头降乩述其原委云。”通过谜信活动而得来的关于洪蓝的民间故事是很不可靠的。

二,宋元之际,蓝溪严氏已是当地名门望族。

    四十六世严冕,字宋之,号复林,宋末时以明经乡举,任宣州宛陵书院山长(相当于校长)。

    四十六世严晃就更有名。明嘉靖《南畿志》卷六:“严晃,字昇之,溧水人。精于周礼,第武举进士。授教谕。元兵渡江,负其母避难,卒与兵遇。兵欲刃其母,晃以身蔽之,中颈几死,终身不能仰视。寿七十八,卒。”明万历《应天府志》卷三十也有相似的记载。

    《严氏族谱》中有《严晃传》,现转录如下:

严晃传

    升之公讳晃,行太二,号蓝溪,幼颖敏勇敢,敦行孝悌。尝游学双峰饶先生之门。先生谓其气质不凡,德业进,遂纳讲,潜心圣学,精于《周礼》,兼习孙吴。登咸淳四年武举进士,授抚州路临川教谕。除江西帅府副参督,提调沿江三十六营垒诸军事几年,复请便养,改本县教谕。后以时艰不仕,乞归隐居养(亲)。乃营室宇,招徕四方侣(徒),探讨性理之学。如张南轩、许鲁斋、程若庸、陈定宇,皆互为师友;游其门者,吴幼清、许道夫、濮友文、曹仲和、甘普化、施敬叔等,皆得闻其绪论,余莫悉记。所著《四书摘注》《诗经通旨》《书经训会》《礼记附要》《易经发明》《春秋辨疑》《史鉴断论》藏于家。己卯岁,元兵渡江,其所著作悉罹兵燹。尝负母逃难,卒遇兵刃其母,自以身蔽,中颈,几死。后治少痊,终身不能仰首。

    元主位中国,屡加征辟,不就,乘舟浮三湘避之。成宗嘉其孝,为立坊牌,并竖孝子堂,扁曰“恩荣”。太常少卿程南云为请,仍复租税以旌。延祐间寿七十八,初疾。作召诸子,训曰:吾家世业儒,今子孙颇繁,汝等须立垫置师,以治经为事,是吾愿矣。又曰:人家第以富足必生骄泰,骄泰生,则如火炽水溢,罔可扑灭而扼塞也。汝等当思“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则全其所守矣。言讫,衣服冠带而逝。门人私谥曰明善先生。吴公幼清、赵公子昂等咸以诗吊之。事见县志。

    关于严晃(1238-1315),他是大学问家,对《诗》《书》《礼》《易》《春秋》等古籍都有专门论著,但是却考中了武进士。既然中了武进士,说明他有一定的武艺和领兵的才干,但他并未担任武职,而任了教谕。甚至最后任“本县教谕”。在宋代官员任职需要回避祖籍地,所以此说未必可靠,旧《溧水县志》都不采用此说法。

    到了元兵渡江,这位武进士面对普通的元兵,并未能显示自己的武艺而克敌致胜,也未能腾挪躲闪保护自己,反而在要害之处中了一刀,“兵欲刃其母,晃以身蔽之,中颈几死。”“后治少痊,终身不能仰首” 。因此而得孝子之名。严晃去世之后,他的好友吴澄、赵孟頫和陈烁等名士均有诗赠之。见于《严氏族谱》。

    严晃之子严如松(字茂叔)“乃俟戎旅将息,始归,其家已被兵火。复建室宇,得窖金数万,赀累益钜” ,从此严氏成为当地的大财主。他曾聘安徽当涂人陶安(后任明初翰林学士)为老师。《如松公传》称:严茂叔“尝立义学,延陶安公为宾师,俸仪宴待甚厚” 。陶安在《惜逝文》称“曩以礼致余处宾师之位,识其先辈、兄弟五人,为忘年交,皆淳庞雅肃,有古君子风。”又称“既而茂叔君卒,逾二载,芳叔君卒。余归当涂”。可见陶安在严家当了两年的老师。茂叔之弟严厚斋(字国用)曾陪陶安游玩了无想山,陶安因此写下了著名的《游龙鸣山记》一文。

三,明初严氏的冤案

    明洪武年间,溧水承担了开挖“江南运粮官河”的重任。当时溧水全县(包括今高淳境)有二十三万二千九十五人。从洪武二十四年(1391)开始,参加开凿人工运河施工的民工有 “夫丁七十五万有奇”,这三倍于溧水全县总人口的民工涌入溧水县可谓人山人海。在施工现场 “万夫如蚁、鉏锸如云、斧凿如雨,铿鍧震声、声闻四野” 。《明史》称,洪武二十六年(1393)“河成,民甚便之”。这条“江南运粮官河”的开挖,使蓝溪变成了一个水陆码头,大概在此时改名为洪蓝埠。

    由于种种原因,到了永乐年间,这条“江南运粮官河”就断航了。后来人们将这归罪于洪蓝的严氏。说严氏担心开胭脂河会挖损自家的田地,用女色贿赂指挥和监督开河的崇山侯李新,李新于是将朱元璋定下的河道路线改道,才导致这个结果。如明嘉靖进士韩邦宪的《东坝考》说:朱元璋“乃命崇山侯凿山通道,引湖水会秦淮入于江。……岗脊本易通,有严氏者虑损其田,以女贿侯,故迂其路。侯坐极刑死,时洪武二十八年(1395)也。”明末清初人查继佐所撰《罪惟录》中称李新“奉诏浚溧水,受民赂,请更诏凿山,兵怨,伏法。钉其肤大石,今天生桥钉窍犹存”等。

    我认为溧水的严氏是被冤枉的,在此就不展开讨论。但从另一侧面证明,明初洪蓝严氏是当地影响很大的家族,他家在洪蓝一带有许多田地。

四,明初严恪的经历

    《严氏族谱》通过明初严恪的经历,反映了明初的一些大事,很有史料价值

    严恪,字叔敬,号慎斋,晚号休逸道人。祖居溧水半山里(今洪蓝埠)。严恪的祖父严如桓入赘唐昌乡东坝里王氏,但不愿子孙姓王,而另立门户,世居唐昌乡胥溪之旁。严恪十二岁就学于陶安之门,二十岁入东湖书院学习。洪武初,严恪贸然上书,批评朝政, 结果是“忤旨,发遣云南普安卫”。建文四年(1402),他写信给时任兵部尚书的同乡齐泰,请求齐泰向建文帝推荐自己。

    1、在齐泰的帮助下,严恪回到南京.

    建文四年,即洪武三十五年(1402)春天,严恪因有学生赴京会试,写了封信给任兵部尚书的齐泰,其书后诗曰:“中山盘秀育英才,玉雪丰姿锦绣怀。姓字早登龙虎榜,功名高出凤凰台。天维紫极星辰近,春满皇都寿域开。侥幸马周深有望,客窗夜夜梦秦淮。”表示希望齐泰能够向建文帝推荐自己。齐泰很重乡情,马上上奏皇帝。建文帝特召严恪赴京。齐泰随即将此好消息告诉了严恪,并附上和诗《次韵寄慎斋》。诗云:“十年瘴海困雄才,今喜佳音慰我怀。献璧曩时曾受刖,思乡何处独登台。洲中杜若春相背,江上芙蓉晚自开。遥为一封干圣主,愿随飞诏下南淮。”经朝廷反复讨论将当年已六十岁的严恪安排担任了国子助教。

    不久,在农历六月十三日,朱棣的靖难军攻入南京,建文帝不知所终,齐泰等一大批官员被杀。在溧水现存的各种家谱之中都记载了当时溧水各姓氏都 有人受到牵连被捕、被杀和流放的情景。在朝廷中,人人都 知道齐泰和严恪的关系。同时,溧水籍的官员们也都曾受到过齐泰的关照,他们终日处在忐忑不安的状态之中,不知永乐帝会如何处理他们。

    2、朝廷“恩殡”了严恪的父母。

    第二年的永乐元年(1403)三月,严恪之父严谦(字与益)与其母陈氏同时去世。严恪奔丧回家守孝。这时任兵部员外郎 的端木孝思与他时任翰林院待诏的哥哥端木孝文和任都御史的溧水人谈允一起密谈,认为这是探听永乐皇帝对他们态度的一次好时机。于是他们联合上奏朝廷,说严恪家境贫寒,请求朝廷给严恪父母以“恩殡”。朝廷准奏,赠封严谦为国子助教,母亲陈氏为安人。下诏应天府和溧水县前去祭拜。溧水知县赵文振赶到唐昌乡严恪家中去吊唁,给银二镒为营塜圹,给田四十五亩为祭田。

    严恪专门请端木孝思为他父亲撰写了《胥溪公墓志铭》。赵文振作《奉敕祭故征士胥溪公殡》诗一首纪其事:“九重恩诏下天来,命里蒸尝此墓台。新土一抔沾雨露,荒山千古振风雷。鹤归华表无穷恨,凤下云边不尽哀。我为瓣香回首处,思君揽辔独徘徊。”

    朝廷“恩殡”了严恪的父母,严恪和朝廷中的一干溧水籍官员都放下了心。

    3、严恪安全退休。

    永乐九年(1411),严恪七十岁,要退休了。朝廷将他进阶为国子祭酒,赠封为朝请大夫、赞治少尹。同时追封其父母和祖父母。严恪得诏后喜出望外,作《诏许还乡》诗:“一纸丹书下九天,辟雍放出老英贤。青灯黄卷从今罢,乌帽蓝衫不再穿。江上泛舟思范蠡,篱边种菊忆陶潜。愧予无报君恩厚,愿祝皇都万万年。”

    严恪离京前夕,朝廷政要们纷纷为他送行。姚广孝、胡广、杨士奇、杨荣、杨溥等都赋诗《送严叔敬致政还乡》,载于《严氏族谱》之中。

    4、齐泰的同党严恪未逃法网

    永乐十一年,在家安心整理族谱的严恪被捕了,理由是他曾经受到齐泰的帮助,是齐泰的同党。严恪含冤而死,他的两个儿子一个被发配到抚宁卫、一个被 发配到山海卫充军。严恪的堂兄严惇(号静斋)也同时被捕。严惇反复说明与严恪的户籍早已分开,而居处也不在一地。地方政府也出面证明严惇是个大善人,曾为当地做过不少好事,才得以幸免。严恪另一宗亲严逊,字宗顺,行再三,号肃庵,也被捕,发山海卫充军。

    他尝作诗感叹,书于邮亭。有曰:“一点丹心谁可照,举头红日在南天。”时都御史虞谦总制边戍,他得诗上闻,宥以宁家。

    严恪的被捕,惊动了朝野。那些与严恪有交往的,如溧水人端木孝文、端木孝思和谈允,以及与严恪有诗文往来的一批人都如惊弓之鸟。后来好像这些人都平安度过了,如端木孝文后来归葬于溧水,端木孝思在永乐年间还出使过朝鲜。

    直到明永乐十四年(1415)四月,宥齐泰、黄子澄远亲未发觉者(《中国历史大事编年》卷六),全国范围的捕杀齐泰余党的运动才告一段落。

    《严氏族谱》中保存了大量有关溧水的文史资料,本文仅举其要。其余还有待细细地发掘。


慎斋先生行述

溧阳  缪熙(穆之)

    先生名恪字叔敬,别号慎斋,晚号休逸道人。乃直隶溧水人也,世称中山严氏。祖居邑之半山里,中叶迁邑南唐昌之东坝里。先生幼颖敏慈祥恺悌,家贫好学,所居之室环居肃然,风雨不蔽,尝篝灯夜坐,朗诵不辍,年十二时有《题破斋诗》曰:“一番风雨一番颠,卷我茅斋屋顶穿。红日漏光来枕上,白云拖影到床前。小铛煮茗烹明月,古砚濡毫蘸碧天。昨夜小窗读周易,灯光直射斗牛边。”人皆传诵之。元季补郡庠生,经旨悉贯,州学正云间李公瑛以学士称之。少游于陶公主敬之门,陶公谓其当为一代词宗。时闻铁崖杨廉夫掌教东湖书院,往从之。铁崖有白燕诗云:“珠帘十二中间捲,玉剪一双高下飞。”先生属和,有“穿帘身坠玉钗小,入幕尾分银剪长”之句。杨公奇之,呼为刺学针子。后以元人遏绝科举,退归林下,傭书养亲为事。会国朝定鼎,公上疏陈言利病,忤旨,发谴云南普安卫,从伍凡二十年。公在伍,惟以训诲为事,而姻囗莫之知,疑其为殁矣。

    至洪武三十五年,公因受业门人赴京会试,以书抵乡之大司马尚书齐公泰,其书后诗曰:“中山盘秀育英才,玉雪丰姿锦绣怀。姓字早登龙虎榜,功名高出凤凰台。天维紫极星辰近,春满皇都寿域开。侥幸马周深有望,客窗夜夜梦秦淮。”泰为奏上,上曰,“我皇任贤,奈何尚遗此人?”特召赴京。除刑科给事中。不受,奏曰:老军气急,难以奏事。盖公时年六十矣。时相奏曰,严恪非科道中人,才堪作养耳,遂除国子助教。

    次年三月,公之先君及太安人偕丧,遂以丁艰归。时乡宦端木孝文公、孝思公及都宪 谈公允,协闻于朝,请以恩殡之,并诏府县给赐,祭葬之金二镒为营塜圹。公居丧三年,菜果不入口,形容毁瘠,遂成羸疾。至永乐戊子复起旧职,秩满考绩,以才称复转业。时诸生孙谷等喜其师之复至,乃征国博邹公幼宁作序以赞美之。次年辛卯,阁下三扬公等暨翰院诸公凡一十八人咸以卑屈贤才疏上之,遂以公兼左右春坊校书。太宗幸其馆,召讲《中庸》诸经旨,公最,上嘉之,遂迁左春坊左司直。时公年已七旬余矣,累疏乞致政,诏许之。乃加祭酒,赠朝请大夫、赞治少尹。优锡诰命,荣封考妣。馆阁诸公荣之,皆祖饯以诗。

    公归,尝欲重刊本宗谱牒以传,因坐尚书齐泰公党,不克成。次年,癸巳五月,被屈而卒。上据至正壬午生,凡七十二岁矣。

    公居春坊时,尝以《经书性理》请梓行,未果。翰院诸公承之,今其板行者,不与公名,或以其举而未行,或以其坐事而抑之耶!公之立身,以仁义为扄牖,处人以笃信为交际,学虽博,而不以己为大道;虽尊而不以分为当望之也。威而严,令人愯恻;即之也温而厉,令人谨敬。公居太学时予尝从游门下,侍讲久之,身稍偏倚,公嚷曰:“容体正。”予自是警之,终身从事焉。公今下世已二十余禩矣,予尚未成也。乃假馆于其从子萗处公之仲嗣逊抵。予传公之素以诏来者,然予非能辞,以师弟子之义,不可无一言庸书以诏之。

    吴注:缪熙,字穆之,溧阳人,是严恪的门生。

胥溪公墓志铭

端木孝思

    公姓严讳谦,字与益。其先陕西华州人也,乃汉夫子忌之后。唐郑国公武之裔,宋工部尚书商之九世孙也。靖康末罹于兵戎。商子德顺、德亨、德绍辅高宗南渡,悉加骠骑将军,驾定于杭,遂求复为溧民。后因祖嵩,字景之,治《周礼》,终身不仕。从祖晃,字昇之,亦治《周礼》,登咸淳四年武进士,授抚州路教谕,以孝闻。父于桓元至大间赘居东坝里王氏,以就业而生公。公为人性温纯,语默不苟,继先志,治《周礼》,复治《易》。科第不偶,退居林下静室危坐,恬淡自如。州郡以明经屡荐不就。人或难之曰,公不就府牒,而居田里,贵贱奚分?公曰:庞公未尝入城府,名谁冺乎?士穷而不屈,奚以官为?言者惭之。公居家,惟以樵渔耕凿为基本,布衣蔬食为温饱,娱亲宾而穆穆,序童稚以间间。

    公生元祐丁巳秋七月八日,寿八十七,卒于国朝永乐癸未三月五。配后扬 里陈氏大庆之女,督使彦昭之女弟也。夫人自幼以阃范持身为令,既长获嫁,以循从顺德为贤母,品制有方,亲姻无间,与公同卒,斯亦夙世良谐之愿也。公之弟一人,讳让,让尝涉猎经史,别业于留溪,终其身。姊一人,适乡之杨继光为钜右子。子一,曰恪,雅好诗礼,复精于《易》,尝补邑庠生,蹇于科第,以才见称,召除刑科给事中,不受,乃就国子助教,女一,适四都里陈常。孙六,二庠生。余具详见家乘。公卒时,予领兵部吏,与乡之都宪公谈,吾院诏兄孝文辈,相谓曰:“夫叔敬之二亲偕丧者,亦吾乡之异闻也,矧斯人身虽在位,家且晏如,将奚厝乎?盍以闻于朝而殡之?”佥曰唯。遂为上疏,乞恩诏,许之。进封公如子官,陈为安人,仍命有司给殓费二镒,为营塜圹,公与夫人合祔于胥浦之原,寝园名百步,作艮山坤向。复给田十五亩,令召户守之。越三谷,其子叔敬始以书征予志其墓。予与公族有世姻,敢以忘掘为辞?谨备若干言刻于石端,希不冺其盛事也。公居胥溪,号胥溪遗老。叔敬者,乃公之尊嗣国教兄恪之字也。铭曰:

    维我严公,节孝温良。不苟声利,慎 约耕桑 。
    经史黾勉,林麓徜徉。善推州里,德预庙廊。
    持家检束,孝子显扬。夐哉佳誉,永矣无疆。
    维公内行,陈氏夫人。温柔处室,掺执持身。
    不踰闺阃,匪坠织纴。动止远慝,教育示贞。
    扶老携幼,苦志甘贫,仪范既没,表德日新。

发表于 2021-2-22 16:06:3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夷 于 2021-2-23 08:31 编辑

武进士严晃是个大孝子,溧水洪蓝的严氏一族在明朝牵扯到许多人许多事,李新之死至今成谜!
发表于 2021-2-22 22:34:4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好文,这支严氏迁来较早,是洪蓝天生桥一带世居大族,前年和金坛族人还续了新谱
发表于 2021-2-23 07:02:56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涨知识了,谢谢
发表于 2021-2-23 07:03:2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涨知识了,谢谢
发表于 2021-2-23 15:57:2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想山下 发表于 2021-02-22 22:34
谢谢分享好文,这支严氏迁来较早,是洪蓝天生桥一带世居大族,前年和金坛族人还续了新谱

严氏家谱保存相当多的历史信息
发表于 2021-2-23 17:15:2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繁多考证不易!
发表于 2021-2-23 23:39:2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发表于 7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学习了这么多和自己有关的知识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溧水严家很重视修谱,传承,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真实的历史资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