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水114网==

搜索
查看: 4991|回复: 43

有关白马镇旧称的疑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11 15: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威尔克斯地 于 2022-11-11 15:17 编辑

白马镇的名称来历跟白马桥的传说有关,这是当地人都知晓的事情,但根据县志记载,白马镇在建国前很长时间是用白鹿乡的名称。有两个疑问:1.之前白鹿乡的名称与什么有关?后来为何要更改?2.东屏街道的白鹿村与此是否有关?我没有这方面的线索,如知晓此方面来历的网友请告之一下,以解心中之惑,感谢!


1.png

发表于 2022-11-11 15: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在溧水是个乡镇的建制,古时属白鹿乡,民国时又归白龙乡,1949年9月始建白马乡,1950年2月又划为一区,区公所设在白马桥。1956年5月成立白马乡人民委员会,1958年9月成立人民公社,1966年回峰人民公社划归白马人民公社。之后由改成白马公社革命委员会,到恢复乡建制,到改制为镇,其基本区划扩大到涵盖了原共和乡。这里我们看出,白马这个名字不仅仅是个地名,而更大程度上是一个行政区域的概念。
        白马桥则不然,它就是一个以实物指代的地名。在这个白马桥的地方,唐时己建白马驿,为来往官员提供马匹和食宿,并兼供驿卒传递官方文书。宋《景定建康志》中载“白马驿,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并又载“白马桥,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这里可以看出白马驿和白马桥在一个地方。而这个白马桥下流过的水是“吴王漕水,源岀溧水县东庐山东南,流入吴漕过白马桥,马沉二港入丹阳湖”。清·顺治《溧水县志》水篇也载“吴王漕水,东南四十里。源岀东庐山,南流入吴漕,经马沉港,入丹阳湖”。再清·光绪《溧水县志》水载:吴漕水,东南四十里。旧志云,有水源出东庐山,南流入吴漕,归石臼湖。这里由原载入丹阳湖,改为石臼湖。而关于吴王漕水,清·光绪《溧水县志》是这样注释的:吴漕在今高淳五堰西北,五代末吴王杨行密所漕之河也。这里还有一座桥是与神龙桥,白马桥同样要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就是“县东南四十里的,曹涧桥”。白马桥和杨塘旧志中均标注为“县东四十里”,而曹涧桥在“县东南四十里”,神龙桥在“县东四十五里”。由此可以看出这三座古桥在县东南方向相距约五里的位置存在。
        明·《万历溧水县志》载,“白马桥,东四十里”。清·《顺治溧水县志》亦相同记载,清·《光绪溧水志》亦如是记。而作为一个聚集居住性的村名在明万历溧水志的乡鄙卷中则没有出现,而同样载明的是这个位置有个“杨塘市”,即“溧水县东四十里”的杨塘市,杨塘铺”赫然在列。到了清·顺治《溧水县志》的村保卷中,白鹿乡有“白马桥村”开始出现,到了清·《光绪溧水县志》中也有“白马桥村”并附缀了一个“周家村”。这里可以看出,白马桥村的由来要比白马桥晚得多。相当长的时期内杨塘市,杨塘铺应该是那个时期人们聚集,贸易,交通的很重要的地方。         而同样标注为东或东南四十里,白马桥和杨塘铺是不是重叠了?我们现在看是没有重叠,杨塘在白马桥的东面还有个几里地,古时候村子小又有农田间隔应该让人感觉间距更大,旧志上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标注距离的重叠呢。是不是白马桥的位置和今天杨塘的位置古时与今时不同?对此,是不是可以参照一下神龙桥的位置作个推测,“神龙桥,东四十五里,旧名神靖,宋知县李朝正易今名。”传说是一女子洗菜时与龙交而有孕,生一小蛇弃于水中,小蛇成龙来看母亲,这个母亲吓得挥刀砍了小龙尾巴,小龙跳跑时回望母亲一顾一折,折成了四十九道望娘湾。之后小龙的母亲死后,小龙每年清明都来祭母,带来很多鱼类从之,当地人捕而食之。这是个老套的溧水版望娘湾的故事,白马版的只是由别处的十八道望娘湾增加到了四十九道。而我们现在看来这正是山乡水脉曲折汹湧的另一种反映。这条水道的曲折幽长我们从其他地名上也能看出来,如涧湾村(后叫成涧屋村),九涧桥,涧就是两山之间的流水通道,涧湾说明水穿行于多个山峦之间。这个水道走势我们现在仍然能看得出来。这种两个地名标注的位置与实地有相当的差距,不知什么原因。
        吴大林先生提出疑问,不知什么原因明代市镇从白马移到了杨塘,后因太平天国杨塘被夷为平地,集市又再西移到了白马桥。这里杨塘和白马桥地理记载上的重叠,从现在的地理位置上看很难理解,古人修志沿用前志未实地勘查之故?或是现在的河道与陆路交通的路线有了变化?民国年间修通的白马桥通上兴埠的土路是否改变了原先的路线?或什么别的原因,存疑中。
         白马驿也好,白马桥也好,或白马乡,白马公社,白马镇也罢,又为什么用了“白马”这名称来命名,仅因为宋朝的一个官员骑马跌死在这里,这个桥就给起了个白马桥的名字?有点牵强。或因白马在佛教中的特别的象征性而命名?似乎也有些附会。还有一种可能是源于造桥中的生祭仪式,或叫牲祭。那时乡村造桥用材简陋,山洪一带时常被冲毁,于是用牲祭来敬神,如用母猪来牲祭的就叫母猪桥。个人感觉,吴大林老师提到的溧水博物馆藏的黄志达撰写的《明故许孺人墓志铭》中讲的一个事很值得关注。这个墓志铭中讲,溧水袁村太学生袁静妻许氏卒于明嘉靖戊戍年十七年(1538年)正月十八,以是岁十二月初三日葬孺人于白马山之阳。这里是否存在以山来命名桥的可能?只是尚未见有白马境内白马山的记载,不知袁村袁氏族谱中关于祖茔的记载有没有讲到白马山,这个白马山又在哪里?此外,古时白马桥或白马桥村属白鹿乡,后又归白龙乡,这白鹿,白龙,白马在这个区域内命名是否有内在联系?
发表于 2022-11-11 18:30:0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夷 发表于 2022-11-11 15:58
白马,在溧水是个乡镇的建制,古时属白鹿乡,民国时又归白龙乡,1949年9月始建白马乡,1950年2月又划为一区,区公所设在白马桥。1956年5月成立白马乡人民委员会,1958年9月成立人民公社,1966年回峰人民公社划归白马人民公社。之后由改成白马公社革命委员会,到恢复乡建制,到改制为镇,其基本区划扩大到涵盖了原共和乡。这里我们看出,白马这个名字不仅仅是个地名,而更大程度上是一个行政区域的概念。
        白马桥则不然,它就是一个以实物指代的地名。在这个白马桥的地方,唐时己建白马驿,为来往官员提供马匹和食宿,并兼供驿卒传递官方文书。宋《景定建康志》中载“白马驿,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并又载“白马桥,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这里可以看出白马驿和白马桥在一个地方。而这个白马桥下流过的水是“吴王漕水,源岀溧水县东庐山东南,流入吴漕过白马桥,马沉二港入丹阳湖”。清·顺治《溧水县志》水篇也载“吴王漕水,东南四十里。源岀东庐山,南流入吴漕,经马沉港,入丹阳湖”。再清·光绪《溧水县志》水载:吴漕水,东南四十里。旧志云,有水源出东庐山,南流入吴漕,归石臼湖。这里由原载入丹阳湖,改为石臼湖。而关于吴王漕水,清·光绪《溧水县志》是这样注释的:吴漕在今高淳五堰西北,五代末吴王杨行密所漕之河也。这里还有一座桥是与神龙桥,白马桥同样要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就是“县东南四十里的,曹涧桥”。白马桥和杨塘旧志中均标注为“县东四十里”,而曹涧桥在“县东南四十里”,神龙桥在“县东四十五里”。由此可以看出这三座古桥在县东南方向相距约五里的位置存在。
        明·《万历溧水县志》载,“白马桥,东四十里”。清·《顺治溧水县志》亦相同记载,清·《光绪溧水志》亦如是记。而作为一个聚集居住性的村名在明万历溧水志的乡鄙卷中则没有出现,而同样载明的是这个位置有个“杨塘市”,即“溧水县东四十里”的杨塘市,杨塘铺”赫然在列。到了清·顺治《溧水县志》的村保卷中,白鹿乡有“白马桥村”开始出现,到了清·《光绪溧水县志》中也有“白马桥村”并附缀了一个“周家村”。这里可以看出,白马桥村的由来要比白马桥晚得多。相当长的时期内杨塘市,杨塘铺应该是那个时期人们聚集,贸易,交通的很重要的地方。         而同样标注为东或东南四十里,白马桥和杨塘铺是不是重叠了?我们现在看是没有重叠,杨塘在白马桥的东面还有个几里地,古时候村子小又有农田间隔应该让人感觉间距更大,旧志上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标注距离的重叠呢。是不是白马桥的位置和今天杨塘的位置古时与今时不同?对此,是不是可以参照一下神龙桥的位置作个推测,“神龙桥,东四十五里,旧名神靖,宋知县李朝正易今名。”传说是一女子洗菜时与龙交而有孕,生一小蛇弃于水中,小蛇成龙来看母亲,这个母亲吓得挥刀砍了小龙尾巴,小龙跳跑时回望母亲一顾一折,折成了四十九道望娘湾。之后小龙的母亲死后,小龙每年清明都来祭母,带来很多鱼类从之,当地人捕而食之。这是个老套的溧水版望娘湾的故事,白马版的只是由别处的十八道望娘湾增加到了四十九道。而我们现在看来这正是山乡水脉曲折汹湧的另一种反映。这条水道的曲折幽长我们从其他地名上也能看出来,如涧湾村(后叫成涧屋村),九涧桥,涧就是两山之间的流水通道,涧湾说明水穿行于多个山峦之间。这个水道走势我们现在仍然能看得出来。这种两个地名标注的位置与实地有相当的差距,不知什么原因。
        吴大林先生提出疑问,不知什么原因明代市镇从白马移到了杨塘,后因太平天国杨塘被夷为平地,集市又再西移到了白马桥。这里杨塘和白马桥地理记载上的重叠,从现在的地理位置上看很难理解,古人修志沿用前志未实地勘查之故?或是现在的河道与陆路交通的路线有了变化?民国年间修通的白马桥通上兴埠的土路是否改变了原先的路线?或什么别的原因,存疑中。
         白马驿也好,白马桥也好,或白马乡,白马公社,白马镇也罢,又为什么用了“白马”这名称来命名,仅因为宋朝的一个官员骑马跌死在这里,这个桥就给起了个白马桥的名字?有点牵强。或因白马在佛教中的特别的象征性而命名?似乎也有些附会。还有一种可能是源于造桥中的生祭仪式,或叫牲祭。那时乡村造桥用材简陋,山洪一带时常被冲毁,于是用牲祭来敬神,如用母猪来牲祭的就叫母猪桥。个人感觉,吴大林老师提到的溧水博物馆藏的黄志达撰写的《明故许孺人墓志铭》中讲的一个事很值得关注。这个墓志铭中讲,溧水袁村太学生袁静妻许氏卒于明嘉靖戊戍年十七年(1538年)正月十八,以是岁十二月初三日葬孺人于白马山之阳。这里是否存在以山来命名桥的可能?只是尚未见有白马境内白马山的记载,不知袁村袁氏族谱中关于祖茔的记载有没有讲到白马山,这个白马山又在哪里?此外,古时白马桥或白马桥村属白鹿乡,后又归白龙乡,这白鹿,白龙,白马在这个区域内命名是否有内在联系?

哇塞!版主回复详细实!
发表于 2022-11-11 19:02:1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闲的没事做
发表于 2022-11-11 19:55:0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1-11 20:15:44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健康快乐 发表于 2022-11-11 18:30
哇塞!版主回复详细实!

这是前面写的“品溧水地名”中的一篇一一白马桥,复制上来的。权作对本帖楼主的回复吧。呵呵
发表于 2022-11-11 21:10:5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指鹿为马,所以白鹿改白马了
发表于 2022-11-11 22:01:5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夷 发表于 2022-11-11 15:58
白马,在溧水是个乡镇的建制,古时属白鹿乡,民国时又归白龙乡,1949年9月始建白马乡,1950年2月又划为一区,区公所设在白马桥。1956年5月成立白马乡人民委员会,1958年9月成立人民公社,1966年回峰人民公社划归白马人民公社。之后由改成白马公社革命委员会,到恢复乡建制,到改制为镇,其基本区划扩大到涵盖了原共和乡。这里我们看出,白马这个名字不仅仅是个地名,而更大程度上是一个行政区域的概念。
        白马桥则不然,它就是一个以实物指代的地名。在这个白马桥的地方,唐时己建白马驿,为来往官员提供马匹和食宿,并兼供驿卒传递官方文书。宋《景定建康志》中载“白马驿,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并又载“白马桥,在溧水县东南四十里”。这里可以看出白马驿和白马桥在一个地方。而这个白马桥下流过的水是“吴王漕水,源岀溧水县东庐山东南,流入吴漕过白马桥,马沉二港入丹阳湖”。清·顺治《溧水县志》水篇也载“吴王漕水,东南四十里。源岀东庐山,南流入吴漕,经马沉港,入丹阳湖”。再清·光绪《溧水县志》水载:吴漕水,东南四十里。旧志云,有水源出东庐山,南流入吴漕,归石臼湖。这里由原载入丹阳湖,改为石臼湖。而关于吴王漕水,清·光绪《溧水县志》是这样注释的:吴漕在今高淳五堰西北,五代末吴王杨行密所漕之河也。这里还有一座桥是与神龙桥,白马桥同样要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就是“县东南四十里的,曹涧桥”。白马桥和杨塘旧志中均标注为“县东四十里”,而曹涧桥在“县东南四十里”,神龙桥在“县东四十五里”。由此可以看出这三座古桥在县东南方向相距约五里的位置存在。
        明·《万历溧水县志》载,“白马桥,东四十里”。清·《顺治溧水县志》亦相同记载,清·《光绪溧水志》亦如是记。而作为一个聚集居住性的村名在明万历溧水志的乡鄙卷中则没有出现,而同样载明的是这个位置有个“杨塘市”,即“溧水县东四十里”的杨塘市,杨塘铺”赫然在列。到了清·顺治《溧水县志》的村保卷中,白鹿乡有“白马桥村”开始出现,到了清·《光绪溧水县志》中也有“白马桥村”并附缀了一个“周家村”。这里可以看出,白马桥村的由来要比白马桥晚得多。相当长的时期内杨塘市,杨塘铺应该是那个时期人们聚集,贸易,交通的很重要的地方。         而同样标注为东或东南四十里,白马桥和杨塘铺是不是重叠了?我们现在看是没有重叠,杨塘在白马桥的东面还有个几里地,古时候村子小又有农田间隔应该让人感觉间距更大,旧志上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标注距离的重叠呢。是不是白马桥的位置和今天杨塘的位置古时与今时不同?对此,是不是可以参照一下神龙桥的位置作个推测,“神龙桥,东四十五里,旧名神靖,宋知县李朝正易今名。”传说是一女子洗菜时与龙交而有孕,生一小蛇弃于水中,小蛇成龙来看母亲,这个母亲吓得挥刀砍了小龙尾巴,小龙跳跑时回望母亲一顾一折,折成了四十九道望娘湾。之后小龙的母亲死后,小龙每年清明都来祭母,带来很多鱼类从之,当地人捕而食之。这是个老套的溧水版望娘湾的故事,白马版的只是由别处的十八道望娘湾增加到了四十九道。而我们现在看来这正是山乡水脉曲折汹湧的另一种反映。这条水道的曲折幽长我们从其他地名上也能看出来,如涧湾村(后叫成涧屋村),九涧桥,涧就是两山之间的流水通道,涧湾说明水穿行于多个山峦之间。这个水道走势我们现在仍然能看得出来。这种两个地名标注的位置与实地有相当的差距,不知什么原因。
        吴大林先生提出疑问,不知什么原因明代市镇从白马移到了杨塘,后因太平天国杨塘被夷为平地,集市又再西移到了白马桥。这里杨塘和白马桥地理记载上的重叠,从现在的地理位置上看很难理解,古人修志沿用前志未实地勘查之故?或是现在的河道与陆路交通的路线有了变化?民国年间修通的白马桥通上兴埠的土路是否改变了原先的路线?或什么别的原因,存疑中。
         白马驿也好,白马桥也好,或白马乡,白马公社,白马镇也罢,又为什么用了“白马”这名称来命名,仅因为宋朝的一个官员骑马跌死在这里,这个桥就给起了个白马桥的名字?有点牵强。或因白马在佛教中的特别的象征性而命名?似乎也有些附会。还有一种可能是源于造桥中的生祭仪式,或叫牲祭。那时乡村造桥用材简陋,山洪一带时常被冲毁,于是用牲祭来敬神,如用母猪来牲祭的就叫母猪桥。个人感觉,吴大林老师提到的溧水博物馆藏的黄志达撰写的《明故许孺人墓志铭》中讲的一个事很值得关注。这个墓志铭中讲,溧水袁村太学生袁静妻许氏卒于明嘉靖戊戍年十七年(1538年)正月十八,以是岁十二月初三日葬孺人于白马山之阳。这里是否存在以山来命名桥的可能?只是尚未见有白马境内白马山的记载,不知袁村袁氏族谱中关于祖茔的记载有没有讲到白马山,这个白马山又在哪里?此外,古时白马桥或白马桥村属白鹿乡,后又归白龙乡,这白鹿,白龙,白马在这个区域内命名是否有内在联系?

北城村东就有一白马山啊
发表于 2022-11-11 22:55:0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我真的不知道。
发表于 2022-11-11 23: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夷 发表于 2022-11-11 15:58
白马,在溧水是个乡镇的建制,古时属白鹿乡,民国时又归白龙乡,1949年9月始建白马乡,1950年2月又划为一 ...

感谢您的回复,我有一个猜想,白马镇境内有白龙村,东屏街道境内有白鹿村,是不是归属名称叫白龙乡或白鹿乡时,这里曾是“乡政府”所在地,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称呼?
发表于 2022-11-11 23: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闷闷不乐 发表于 2022-11-11 21:10
因为指鹿为马,所以白鹿改白马了

您的回复经典!
发表于 2022-11-11 23: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在有闲的时候,才最像是一个人。
发表于 2022-11-12 08: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奶奶告诉我的版本是,以前就在白马标志那边有个桥,我们小时候还能看到流水,现在被建筑和马路搞得看不到了。据说造桥时候老是塌方,后来又一次造好后,刚好一个外地商人牵着白马路过,再次塌方。白马掉入河里,从此这个桥再也没塌方过。类似于打了生桩!
发表于 2022-11-12 09:02:3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1-12 09:08:1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威尔克斯地 发表于 2022-11-11 23:00
感谢您的回复,我有一个猜想,白马镇境内有白龙村,东屏街道境内有白鹿村,是不是归属名称叫白龙乡或白鹿乡时,这里曾是“乡政府”所在地,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称呼?

以桥命乡名的可能性大。
发表于 2022-11-12 10:15:1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事多问问上了年纪的老人,把他们的回答记下来
发表于 2022-11-12 13:21:0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了新桥市
发表于 2022-11-12 19:29:3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山 发表于 2022-11-11 22:01
北城村东就有一白马山啊

古白鹿乡原来东庐的鲁家,邵王村,包括夏庄一带都是这个乡的辖区。
发表于 2022-11-13 15:42:5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1-13 18:11:5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涧湾是不是现在白马的涧屋张氏一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