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75|回复: 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文学] 你好,再见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1:50:3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我生日的时候来看看我吧”,我久久的盯着手机屏幕,全然不知烟已快燃到尽头,这是小欣给我发的最后一条微信,时间永远的定格在了那一刻。
作为一个标准IT男,我的生活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两点一线,早上八点出门晚上10点到家,洗漱完码会代码12点准时睡觉,除了日渐发福的身体和越来越高的发际线,生活并无多少改变,而她好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又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我与小欣相识在微信漂流瓶里,两个在深夜寂寞无处安放的人不经意间通过漂流瓶连系在了一起,虽然至今仍是不想承认,但是我明显是抱着撩骚的目的玩漂流瓶。初次聊天两个人就互怼了一晚上,谁也不服谁,虽是互怼,但两人都觉得很畅快,毕竟比起约炮,说些低俗的话,这样的怼战更有趣也更能拉近彼此间的好感。
小欣主动要求加了我的微信,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本想着怼完就拉到,没想到倒是怼出她的好感来了。我看不了小欣的朋友圈,虽然我严正要求过好几遍但是小欣就是不愿意,理由是自己长的丑怕把我吓跑,”这算什么理由?糊弄小孩子呢,不给看那就互删吧“我觉得特无趣,看一下又怎么了。小欣是打定主意不给看了,略带怒气的回复:”那你删吧,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看的,但不是现在“,我无奈,不删了,知道长啥样再删也不迟。
除了日常互怼,我们都发现双方三观挺合,爱好也大抵相同,小欣会推送一些小众的歌或电影给我,而我也会推一些有趣的文章跟她分享。小欣常打趣我,“我觉得你根本不是做IT的,你们不是只会天天对着电脑写那些我们看不懂的英文吗?”,“那我也觉得你不是会计,你们不也只会天天对着数字算各种账吗?”我总是有意无意要怼着她。“那我觉得做IT的人喜欢文艺的东西应该很少额,何况你还抽烟喝酒打麻将,一点也不具备文艺的条件,你不会是假装喜欢吧?”,“滚,越远越好”我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真是个傻傻的姑娘。
像极了坠入情网的恋人,我们聊的越来越嗨,我也越来越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试过各种办法想说服她开放朋友圈,可是对于这样的要求我始终无法在她身上找到突破口,真是恼人。敢不敢爆个照或者吱个声,我不停的试探她,也许是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我非常想彻底的了解这个女人。“不敢不敢”,她总是回复的很彻底,久了我也就懒的试探她了,她总是刻意的在回避关于她自己的事情。你可不要爱上我啊,反正我肯定是不会爱上你的呢,她总是跟我这么说,那你放心,我不会爱上一个连相貌姓名都不知道的女人的,我是有原则的。这颗感情的种子即将突破泥土的束缚,我突然的有点期待,可是生活哪是一部温情剧,没点波折痛苦那是算不得真正的生活的。
“不好意思,刚才手机被我女儿拿着看动画片了,没及时回复你”看着她微信给我回复的信息,我的胸口仿佛被石头狠狠击中一般,失望愤怒,看我一直没回复,她显然感觉到了什么,不一会儿便发来信息:“对不起啊,一直没告诉你我的情况,我结过婚了,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丈夫在一家公司做高管。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肯定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的,只是...只是...”,“只是什么???”我立刻回道,那一刻我希望她能有一个完美的解释,至少我想通过这个解释原谅这一切。
手机一阵沉默之后,她发来一句语音,“只是,只是我想自私的去占有这美好的感觉,因为我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去占有了”,声音甜美而又沙哑,气息明显很弱,像是处于生病状态。这个解释真够自私的,好容易我动了感情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我只顾着对发生的这一切耿耿于怀,却没有去追究她为什么说话有气无力。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又舍不得这样的感觉,只能恨恨的回道:“你可真够自私的,有家室还跟我撩,我成什么了?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玩什么漂流瓶”,在她回复一个大哭的表情之后我再也不想跟她说话。
我到底是舍不得删掉她的,也舍不得删掉过往的记录,几天后,小欣发来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清瘦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坐在沙发上,小女孩笑的很灿烂,而坐着的女人虽然也是一脸笑,但是很明显的感觉精神状态不佳,脸色蜡黄。“你看我女儿可爱吧?我是不是很丑?也懒的化妆了”我没有回复她,不知道怎么回她,“其实我不该这样的,这都是我自己没预料的,我本来只是想找个合拍的人一起聊聊生活分享趣事,但我还是低估了感情的力量,我丈夫也知道你的存在,他很支持我”
看到她的后续回复,我简直要炸了,这是个什么狗血剧情?丈夫知道,还支持,这一连串的词让我怀疑是不是认识了个假人。我还是用颤巍巍的手回了她:”你是不是在开玩笑?这些你都敢跟他说,你们的婚姻就这么开放么?“,”哎,怎么说呢,一两句话根本跟你说不清,他是我的丈夫,但并不是我的爱人,他是我的亲人好朋友”,小欣像是鼓足了勇气,半天之后这么回复道,”我有点晕,怎么这么复杂,愿闻其详“我是真的完全搞不明白其中的状况,我期待一个回答。
小欣最终也没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们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只不过大多是她发十条我回一条,每次回复我都很敷衍。认识两个月后小欣给我的信息渐渐的变少,每条信息之间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往往是上午发一条要到傍晚或者晚上才会有另一条,我也认为大概她明白我的心思了吧,不在这么执着的找我聊天了,又或者她找到其它人跟她聊了。这样的女人,我曾动过心的女人,却隐瞒身世的女人,我实在不想以恶毒的话语来描述她,只是为什么我心里仍然会有波澜?
“在我生日的时候来看看我吧”一个大雨磅礴的午后,久违了的小欣给我发了这条后来被证明是最后一条信息,我依然没有回复,置若罔闻,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我已变的越来越不在乎。两个月后的12月19日,微信突然有个新朋友申请,点开后我大吃一惊,这个新朋友的请求备注是”小欣爱人“,我承认我内心慌张的很,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是来约架?讨伐我?虽然有种种猜测,我还是点了接受好友申请。”你好,卡卡,谢谢你通过我的好友申请,我是小欣的爱人,我叫林风,明天你有空来我这儿一趟吗?明天是小欣的生日,她希望你能来看看她,你不要有任何担心“,跟我所有的设想全不相同,林风上来就以小欣过生日为由邀请我去他的城市。
去还是不去?我内心极度挣扎,万一他是想报复我,毕竟我跟她的爱人暧昧过,这任哪个男人也无法接受,有去无回怎么办?放下手机我纠结了很久,没有第一时间回他。转而微信上给小欣发了条信息:”为什么你丈夫会邀请我去你那儿?你自己怎么不跟我说?“,等了很久她没有回复,”说话啊,之前你不每天都在说话吗?“依然没有任何回音,手机那头的小欣彷佛消失了一般。考虑许久之后我还是决定赴约,我想对这三个月发生的一切做个了结,当面了结,”好,明天到了车站我联系你“我终于按下了发送键,那就慷慨赴约吧,”嗯好的,谢谢你了,明天不见不散“林风快速回复道。
南市的冬天寒风刺骨,我此时的心情极度忐忑不安,出了车站远远的看到星巴克门口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虽然隔的挺远,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小欣的女儿,为什么小欣没来?带着这个疑问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走去,显然林风也在人群中认出了我,他松开一只手向我挥了挥手,没有想象中剑拔弩张的场景,林风抱着孩子迎上来伸出手跟我握了握手,”非常感谢你能来,小欣肯定会高兴坏的“林风认真的说道,我一时语塞,尴尬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微笑示意。小女孩巴扎着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我,显然她不知道我这个陌生人是谁,只是好奇的看着我,一脸的严肃像,旁边的男子在我们寒暄完之后也走过来向我点头示意。
我觉得我还是要当面解释一下我跟小欣之间的事,我鼓足了勇气对林风解释道:”兄弟,其实我跟她...“,”什么都别说了,你不用解释,该解释的人是我“林风立刻打断了我的解释,”先上车吧,这么冷,回家再慢慢谈“旁边的男子看我们似乎要聊点什么,提议我们上车。小女孩显然是认生,不愿意跟我这个陌生人坐后排,非要钻到林风的怀里坐副驾,有可能又对我这个陌生人好奇,总是偷偷的钻出半个头来偷偷的看我,”哎呀,都忘了介绍了,开车的这位叫陆鑫,是我的爱人“林风转头向我介绍道。什么?爱人?我一脸的懵逼,看我一脸懵的样子,林风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懵,到了地方咱们慢慢聊,这里面的故事很长,长到我必须买醉才能跟你说“,我没有说话,此刻只想块点见到小欣,一定要拉着她完完全全理清楚。
陆鑫小心的开着车,林风见我不太想说话就跟孩子闹着玩,开了十几分钟车停在了一家蛋糕店门口,看的出来他们跟这家店很熟识,服务员隔着橱窗看到停下的车,很自然的就提着蛋糕走过来了,林风在她走来之前已经摇下了车窗,“林总,您的蛋糕给您放到后排?”,“行的,谢谢你”林风答道,接过蛋糕我很自然的放在腿上生怕颠坏,“没什么东西要带了吧?”陆鑫转头问林风道,林风略微想了下便回道:“没什么了,直接过去吧,估计她要等急了”,陆鑫没有答话重新启动了车向目的地驶去。林风抱着孩子温柔的说:“可可,待会给妈妈唱生日歌好不?妈妈可想听了呢”,“嗯,我会唱了,爸爸我先唱给你听,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小女孩一脸纯真的唱着。可可,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小欣,我愈发的想好好抱抱这个孩子。
出乎意料的是车驶向了郊区,并且我远远的看到了前面山上一排排的墓碑,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极力平复不安的心情,用手颤抖的拍了拍林风的肩,“我们这是去哪?”,林风没有回头,虽然极力掩饰但仍能感觉到他语气中的伤感,“待会你就知道了,快到了”。我基本已经确定了将要去的目的地,但我仍不相信,打开手机微信,疯狂的给小欣发送消息,我多么期待她能够给我一个回复,哪怕只有一个标点符号,可是,什么都没有,发出去的消息没有任何回应。小欣你不要用沉默来报复我对你的不理不睬,原谅我的冷漠,我今天还有很多话想问你,你必须要好好回答我,我在心里一遍遍的祈祷。
我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眼睛里兴许是吹进了沙子,怎么难受的想流泪?“下车吧卡卡,麻烦你拎着蛋糕,我们上去吧”林风的话把我拉到了现实,拎着蛋糕的我跟在他们后面,不知道怎么一步步的踏上台阶。林风抱着可可在一个墓碑前停下,墓碑四周包围着各式花束,墓碑前的玫瑰已经干枯,墓碑上小欣笑的很灿烂,可我却看的泪眼模糊。“小欣,我们来陪你过生日了,你看可可今天还要给你唱生日歌呢,卡卡也来了,你看到了么?”林风笑着说道,另一只手却在不停的抹眼泪,“爸爸你哭了,大人不能哭的”可可奶声奶气的说道,林风看着可可不谙世事的脸,显然更加难受,但还是强忍着悲痛,轻声说道:“爸爸眼睛进沙子了呢”。
我站在墓碑前,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静静的看着,那个带给我短暂温暖的女人,此刻却躺在这冰冷的地方,任由我们如何悲伤,她永远都笑容以待。“小欣,我来了,怎么会是这样的?你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对着墓碑哽咽着说,“可是我还没真正跟你说一句话。。。”,“别伤心了兄弟,我们都尽力了,她也尽力了”陆鑫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林风已经把蜡烛插好并点燃,25根,“来,可可,给妈妈唱生日歌,唱完给妈妈把蜡烛吹灭”林风搂着可可蹲在地上温柔的说道,可可回过头眨巴着眼睛问道:“可是为什么妈妈不在这里?”,林风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想了一下回道:“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了,等可可长大了她就回来了,所以可可要快快长大”,可可怔怔的看着林风,若有所悟。我给很多朋友唱过生日歌切过生日蛋糕,可是我却流着泪跟着可可的歌声在墓圈中失魂落魄,苦涩的感觉挥之不去。
“林风,现在你该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吧?”我迫不及待的要知道答案,“嗯,该怎么说呢...其实我和小欣是形婚,你已经知道了陆鑫是我的爱人...”,停顿了一下,林风继续说道:“我和小欣从小就认识,我们两家算是至交,他就像我的妹妹,小时候跟着我一起上学打架玩闹。大学我们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读书,大学期间我发现自己只喜欢同性,这让我很苦恼,我没人可以倾述,只能跟小欣说,令我很开心的是,小欣并不嫌弃我这样的性取向,反而很支持我,很自然的我遇到了陆鑫,比我大两届,缘分就是这么巧合我们一拍即合。在我找到伴侣后,小欣也恋爱了,同系的师兄,我只在照片上看过,高高瘦瘦的,身上透露着一股文艺气息,小欣可能是付出了全部真情,可是那男的却出轨别的女生,小欣一次次原谅他,大学期间为他流过两次胎,这些是我跟她结婚后才知道的”,“如果早知道的话,我跟林风肯定杀过去干他一顿,这种不负责任的东西,死一百次都不够”陆鑫突然打断了林风的话,陆鑫的这番话也得到了林风的认可,在陆鑫说完林风点点头。
“陆鑫说的对,早知道我们俩肯定要去学校找那个男的算账的,小欣就是因为遇见了这种男人整个人生都毁了。毕业后小欣再一次怀孕,医生告知她不能再流了,再流以后都不能怀孕了,既然这样小欣就铁了心要把孩子生下来,那个男人一听小欣要把孩子生下来,极力劝阻,眼见劝阻不成直接跟小欣摊牌,说他已经有了别的真爱,不可能跟小欣结婚生孩子。小欣这个傻女人,为爱冲昏了头的傻女人,不惜下跪挽留,但是他依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林风显得很激动,显然小欣的遭遇至今仍让她耿耿于怀,“小欣几乎无路可退,只能找到我问我怎么办,我能有什么办法呢?那段时间我自己也很苦恼,我想和家里人摊牌出柜,但是我小心翼翼的几次试探完全打消了我的念头,我这个传统的家庭是容不得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左思右想之后我觉得有一个办法可行,那就是我和小欣假结婚,除了名义上的夫妻,我依然跟陆鑫一起过,但是我和陆鑫会担负起照顾小欣和孩子的重任,我的建议得到了陆鑫和小欣的认可。好在我们两家交好,双方父母都很开心,我们很快的就办了婚礼,并在半年后迎来了可可”。
说完这些林风用手轻轻抚摸着可可的脸蛋,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这个小家伙的到来让我们三个人都很幸福开心,小欣渐渐的走出了之前的阴影,除了在家带可可她还写写文章,我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和陆鑫的感情也越来越牢固,大多数的情形是我在家里下厨做饭,陆鑫拖地整理东西,而小欣则带着可可,悠然的吃着东西看着电视,我们俩几乎成了她娘俩的保姆”,“我还负责跟可可玩玩具呢,这小妮子动不动就拿玩具打我,真是让我又爱又恨”陆鑫笑着插话道,“其实我们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只想过好一天算一天,也许哪天我能勇敢的出柜,小欣也能重新收获一份爱情,但是这个可恨的老天爷,它总是给不得我们这样的机会的。小欣病了,乳腺癌晚期,拿到报告的那一刻我感觉天旋地转,我们瞒着她询问了很多医生得到的都是无药可治的答复,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她的,可可不能没有妈妈,小欣也不能就这么离开。跟小欣说病情的时候她很平静,只说她自己已经有这个直觉了,为了多活一段时间只能选择痛苦的化疗,头发掉了,吃什么吐什么,两个疗程后小欣再也不愿意化疗,她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要离开的事实,并不想在最后的日子里那么痛苦,她想好好的陪着可可”
说完这些,林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所以你之前想来看她她拒绝,你想看她的朋友圈她拒绝,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憔悴枯槁的模样”,“我好像在感情里都没有被温柔对待过,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想在我离世之前能够体会恋爱的心动感觉,可是我现在连走路都吃力,我心里好难过,小欣躺在床上对我说的这些话让我心有触动。于是我让她抛漂流瓶,写一些想说的话,或许能遇到一个能够倾听她说话并且聊的来的人,所以你出现了,说真的,我们都特别感谢你,在她最后的时光里给了她莫大的安慰,给了她一直想要的心动的温柔”。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挤出了一句话:“这些她都没跟我说过,而我在知道她有家庭之后其实也不怎么理她了,她如果说了,我想我不会这样的”,林风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她如果说了,你可能更多的是同情,可是她不想要这样的同情,她是个又傻又傲娇的女人”。
“你不用自责,虽然你最后疏远了她,但是她从没觉得遗憾,她体会到了也就够了,本身她也不奢求什么。我在整理她遗物的时候看到她给你的那条微信,最后她还是希望你能来看她的,我得实现她的这个小愿望,所以你来了,我想今天她在那边一定更开心”说完他就将目光移向车窗外,怀里的可可睡的十分安静,“以后打算怎么办?”我问道,“以后,以后我会和林风好好将可可抚养长大,这已经是我们俩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了,至于其他的,不重要了”林风并没有回答,陆鑫替他回答了。
我依然重复着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码代码写文章,抽烟喝酒,生活好像变的忙碌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至于林风和陆鑫,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他都会发一些可可的视频过来,而可可也渐渐开始认得我,只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我仍然会止不住的想起那个跟我在微信上怼的不可开交的姑娘,惟愿你在另一个世界能被温柔以待。

     
沙发
发表于 2019-3-14 08:00:34 手机版 | 只看该作者
....,我居然看完了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09:04:26 | 只看该作者

哈哈,你居然用了居然...
     
地板
发表于 2019-3-14 14:08:20 手机版 | 只看该作者
居然给你们用完了,我没得用了,只能用尽然了。
我尽然看完了!
     
5#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09:33:10 | 只看该作者
清润轩 发表于 2019-3-14 14:08
居然给你们用完了,我没得用了,只能用尽然了。
我尽然看完了!

真是难为你们了......
     
6#
发表于 2019-5-12 06:44:11 手机版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7#
发表于 2019-5-12 06:44:40 手机版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服务热线:57214114、57244114 地址: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
苏公网安备 32011702000107号     法律顾问:范遵国 电话:1370514832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