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46|回复: 2

[原创文学] 绿暗红瘦,烟花不放愁~红缕梦《葬花吟》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7 17: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绿暗红瘦,烟花不放愁
看红楼,其间一段,黛玉葬花,有感。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黛玉葬花,是悲花还是怜人?世人多半爱景,花枝招展固然令人心旷神怡,心驰神往。但,凡尘没有不落的花,世间没有不败的青春,回归泥土是不变的宿命,暮春将至,尘世将绝,香魂无所依,随着流风,顺着江水,奔归巢。有谁在乎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秀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着处”因为慈悲,所以敏感,因为敏感,所以感伤,因为感伤,所以在乎,所以忧愁。即便是飘逝的香丝,远飞的柳絮,也会隔着窗扉,泪眼婆娑。属于黛玉的不多,只有这份细腻,这份慈悲,可以任她毫无戒备的享用。只可惜,没有一处空间属于她,她何处发泄?无着处!没有安慰者,更何谈倾听者,周围环境太过荒凉,犹如置身金碧荒陵,太多心事,太多压抑,太多愁虑,只能流躲在心间。
“手把花锄出秀帘,忍踏落花来复去”将落花收入花袋,手把花锄,因为不忍心让这些落花如此荒凉寂寞的逃荒流浪,遭世人践踏,所以忍住悲伤,收存艳骨,送至归途。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桃之夭夭,然终躲不了岁月蹉跎,柳丝榆荚自有其生命章程,无暇顾及其他,因为无能为力,各有宿命,谁也不用怜悯谁,谁也不能左右谁。一年一度,一岁一年,周尔复始的重复着发芽,开花,结果,老去。只可惜,时间不会静止,它在走。物还在,人已去。不会再回来!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大无情!明年花开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联系不可分割,即便很平凡,也会有适合自己的角色,何苦咄咄相逼。人已去,梁已空,香巢何处安家?即便病弱娇小,也不至于如此釜底抽薪,黛玉的痛,几人伤,几人懂。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活的谨慎,提心掉胆,一句话,一瞥眼神,一个脚步,都要再三思寻,因为寒风凛冽,白霜尖利,时时就有刺入骨髓的威胁,心里的畏惧说不出口,父母已逝,自己不过寄人篱下,还有什么好要求,世人眼中羡慕无极,楼宇庭阁,山珍海味,物质生活奢华,精神生活穷酸。
“明媚鲜研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如今自己尚小,正值花季青春,但人生如白驹过隙,再过几个年头,自己不过如同这落花,何处追逐曾经的鲜妍,哪里寻觅昔日的容颜,某朝某夕,漂泊天涯,浪迹红尘。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明媚鲜妍时世人易见也愿见,因为富贵,因为尚好。因为青春,因为活力。花开花落是不变的规律,不可能一直年轻,所以会孤独,被遗忘,受忽视,遭践踏。因为是慈悲之人,所以不会因残花容颜老去而置之不理,独自一人,没有助手,开始了独葬落花的悲伤启程,流泪是对落花的不舍和心疼,同病相怜,惜花亦是怜己,泪水淹没了花枝,留下了最伤痛的痕迹。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在参加和结束了一场轰轰烈烈葬礼后,正值黄昏,没有悲声。怀揣着不舍,手把花锄,回归到重重的房门,掩着,上床装睡,清冷的灯烛将影子放大,抽搐啜泣的秘密清晰上演,冰凉的寒雨侵袭,厚厚的棉被没有丝毫温度。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春去,至又无言去不闻”太过凄凉悲伤,因为心疼和不舍,伤感岁光流逝,没有告别,没能好好说再见,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远行,因为重情重义,所以会举办葬礼,任心碎,只为它最后的安顿。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不知是梦幻还是现实,在结束葬礼的当晚,隐隐约约听见楼阁外的心碎哭声,是花在哭诉去的太急,没来得及好好收场,还是鸟在阐述离别太匆忙,没有和朋友好好交待。只是,一切已经成为定局,不会再次上演那在葬礼前的事迹,留不住过去,也没法再曾经。应该是多想了,梦境而已!毕竟鸟不会说,花也害羞。一切只是心语而已。逝去的已忘记,留下的在怀念。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该回归现实,现在只想祝福,添加一副羽翼,随着扶风落花浪迹天涯,享受自由自在地飞翔,感受一个人的天空,呼吸新鲜空气,允吸万物的香醇。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可是,在那天涯海角的地方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香丘?应该不会有。这世间,属于自己的几乎没有,所以淡然,所以要自做一个锦囊来收葬花的艳骨,三尺孤坟埋葬这一世的风光和心酸。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因为一尘不染,纯洁大方地来到人世,所以要给它一个同样干净的结局,不要流落污泥之中,不要逃荒到渠沟中去,要安安静静地回归尘土,化作春泥,来完成自己一生的旅程。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世人多取笑黛玉痴呆,不知她心中的苦楚,爱恋宝玉但如何能说的出口,自己又身子单薄,体弱多病,不知何时自己也要回归来路,那时该是什么光景,何人为己收葬,是否也会如此这般伤感!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如今看到暮春花败,残花渐落。想到自己青春将逝,红颜即老,没有依靠,没有安稳。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只是害怕,春之将至容颜老,何处何时芳魂将消,那时是否有人知,有人怜,有人收!

     
发表于 2019-1-7 21:45:2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87版红楼梦是精品。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22:05:3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烟嘎 发表于 2019-01-07 21:45
87版红楼梦是精品。

是的,一颦一笑都是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服务热线:57214114、57244114 地址: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
苏公网安备 32011702000107号     法律顾问:范遵国 电话:1370514832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