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415|回复: 7

[联中岁月] 魂牵梦萦团山冲 ——记忆里的团山联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16: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魂牵梦萦团山冲
——记忆里的团山联中

1994年毕业生    李洪胜

   我尊敬的一位老师曾经告诉我,人一生有三个母亲不能忘:一个是生育我们的母亲,另一个是培育我们的母校,还有一个是养育我们的祖国。如今我已经不知不觉离开家乡溧水整整20年,母校团山联中和我的母亲一样,日益融进了我对家乡深深的思念。
   我是1991年进入团山联中就读的,按照学区(当时还没有这个概念),其实我本应该上的是乌山中学,但因为大舅彭乐荣先生是团山联中的老师(如今他在三中任教,现已退休),为了加强对我的管教,继哥哥之后,妈妈执意将我也送到了那里,投亲就读。于是对于我而言,团山联中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我走出生长的小乡村的第一站。我日夜思念的小乡村,叫做乌山乡红星行政村袁家铺自然村。我曾一度幻想这个地图上几乎无名的小村庄,与袁世凯有某种联系,虽然它并没有。后来慢慢不确切地了解到,村子旁边的一座破败的小桥叫做金家桥,似乎驻扎过太平军,我便幻想这里曾发生的就是太平军的金家桥之战,然而并不是。再后来,印象中历史老师说清代饱受争议的两广总督叶名琛是乌山人,也让我自豪了好一阵子,终于确认也不是。家乡唯一确凿的,就是乌山上的新四军烈士纪念碑,还有荒芜的明西宁侯、驸马宋瑛墓。就是这里,这样一块平凡无奇的土地,成了我人生的起点,孕育了我儿时的梦想。
   适逢党的十九大隆重开幕,我在团山联中的恩师、昔日班主任诸定国先生(先生现如今已经是“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培养对象,教授级教师与江苏省特级教师)的一份嘱托,瞬间将我拉回了尘封已久的青葱记忆。
2345_image_file_copy_18.jpg
   联中校园
   联中就在团山冲,依山傍水,因陋就简,一块坡地上就是我们的校园。城北岔马路通往群力的路旁有条石子路,路上的坑坑洼洼欢快地跳跃着奔向那里。然而这并不是我常走的路,我更喜欢的是从外婆家所在的胜水村穿过长岗村,走过荷塘,走过稻田,走过芦苇地,更走过小小的危险——农家的孩子谁没遇过呢,恐怖的大狗时不时窜出来狂吠,可怕的精神病人时不时幽灵般地向我们扔砖块——然而这些危险和沿路的乐趣相比,显得太微不足道了,反而具有了惊险刺激的效果。就这样每天带着新奇,我从来没有迟到过,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到今天。
   就好像农村人与城里人的差别,当时的联中校园校舍简陋,与城里学校的差距显著。沿着小山坡,首先是我们的操场,说是操场,也就是一块平整的黄土地,和老家门前压平的晒谷场并无区别。以操场为界,南边三面都是田野,更有几个令人欢乐的池塘,这既是我们淘米、洗饭盒的所在(我很奇怪当年没有洗洁精我们如何洗掉各式各样饭盒上的油渍),也是调皮的同学游泳、抓鱼、摸蟹、捕蛇以及冬天尝试滑冰的地方(那时的冬天比较冷,印象中冰块积累起来就可以承住我们这些略显孱弱的身体)。操场的北面有一条路,两旁认真又随意地站立着几棵杨树,通往我们的大门。大门并不恢弘,一棵茂盛的雪松从里面冷眼观望,才给它赋予一份庄严。校舍也只有三排,第一排西面是极其简陋的教工宿舍,住着家在别的乡镇的年轻老师;东面是同样简陋的食堂,提供热水,并负责把同学们用五花八门的容器带来的大米蒸成米饭,似乎也提供简单的菜食,但同学们的菜几乎都是自己带的,以咸菜为主,跟着大米一起蒸。
   隔着教工宿舍后面简陋的自行车棚,就是我们上课的教室了。91级共有两个班,我在2班。教职工的办公室就在东面与我们这一排教室隔路相望,即便如此,也丝毫没有削减我们旺盛精力所造成的各种喧闹。后面两排,就是其他年级、班级的教室。整个院子东北角有一个孤零零的出口,解决我们另外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通往厕所,调皮的孩子都在那里,求得一时的淘气。尽管我也在弱小之列,但这些淘气的事,基本与我无关,既因为老师的照顾和保护,也因为我有一个罩着我的人——我父亲的表弟也就是我的小表叔彭乐胜与我同班,他颇有一些办法,替我化解了不少的风波。这些风波,老师当然是不知道的,在他们眼里,我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在家长亲朋眼中的我也是如此。所以可以说,我的母校和我一样,并非全无缺点。但母校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这里有最尽职敬业的老师。
2345_image_file_copy_10 (1) (1).jpg
   联中老师
   那时的联中,没有开学典礼也没有毕业典礼,我十分抱歉并不记得我们的校长。但是,任课老师我是一一铭记在心的。
   语文老师诸定国先生是我们的班主任,是我的人生中第一位对我施加重大影响的老师。诸老师当时刚刚大学毕业,所有的老师里他穿的最齐整、发型帅气、充满朝气、十分洋气,更是满身书卷气。因为他是白马人,自然就屈居在教工宿舍,因而也就全身心都扑在我们这帮熊孩子身上。诸老师为人严谨,甚至有些严肃,他首先严格地要求我们守时守纪,记忆中,我和别的同学一样因为捣蛋被打过手掌心,而且还因为有次体育课在操场旁纵火被抽过鞭子。他在课后给我们“加餐”,一度每天把我们留下背诵唐诗,我的一点文学熏陶自此开始。他还教我们“字如其人,文如其人”,把我乱七八糟的字规范到了别人以为我练过书法。然而,外表严厉的诸老师又是最最亲善的,他在课余时间,几乎地跑遍了每位同学的家里做家访,凡了解同学困难,必施以援手。我们于是都像他的亲戚,是他不懂事的弟弟和妹妹甚或侄子和侄女。
   数学老师周志俊先生温文尔雅,在我某次得了全县初中学科综合竞赛大概第二名之后,发现了我不是学数学的料子,指出我学习数学缺乏主动性和举一反三的能力。英语老师范向阳先生温柔敦厚,令我钦佩的是,他是自学成才的,他满身的泥土气息并没有丝毫影响他对我们的语言启蒙,至今我仍然记得他的英语发音其实十分标准,一点不比大城市的英语老师差。物理老师彭德道先生比较特别,按照辈分我得称他外公,所以,他的课堂上我反思自己比较随意,所以物理课也就学得稀松平常。身材微胖的化学老师张世才先生也是一位难得的好老师,讲课清晰,深入浅出,我对化学的喜爱一直延续到高中,并且当了高中班级的化学课代表。政治老师徐蓉先生是一位典型的江南美女,可是她的脾气却泼辣,我求学生涯中第一次叛逆,就是她因为我和施强、王嘉宾三位同学迟交作业而罚抄,我们三个浑小子借题发挥玩了一次离家出走。其他副课,都是我特别喜爱的,那些亲爱的老师们社会发展简史老师焦家宝先生、地理老师王玉本先生、生物老师徐之平先生、体育老师陈广龙先生、音乐老师赵家杰先生,他们无一例外地对我们都很好,像家长远超过像老师。除了几位年轻老师,其他的老师们除了教学,还肩负着繁重的农活,想想自己当年那么调皮,实在无比惭愧。然而,我却没有机会感谢他们,并向他们说对不起了。
   联中同学
   联中同学来自四乡八邻,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家境贫寒。大家既有农家孩子寄望跳出农门的刻苦学习精神,又有天真年龄所特有的调皮捣蛋精神。很多同学的名字已经消失在记忆里,能够记起来的,都和一些事件紧密相连。除了“罩着我”的小表叔彭乐胜和一起“逃学”的施强、王嘉宾,和我一起从乌山转学来的是端传福同学,每天一道上学的是赵龙成同学,经常一起玩耍的是郭敦齐、孔令军、黄平同学。孔令军同学是我崇拜的偶像,并非因为他可能是孔子后人,而是他的胆子特别大,敢于徒手抓蛇,并且剥皮生吃蛇胆(这个故事,也让我小小的女儿对他肃然起敬)。我的一位同桌甘平同学话语不多,但是每逢冬季,他经常默默地从家里带来西红柿和黄瓜这样当时十分稀罕的反季“水果”,给我大快朵颐。另一位同桌吕世荣同学,少年老成,虽然学习成绩并不如我,但却始终让我觉得他聪敏过人。还有两位同桌李克燕、李勇同学,则是当时十分时髦却又善良可爱的“小混混”。如今想起来,我在方方面面实在得了他们很多照顾。
   我也并非时时受宠,事事顺利,作为班级学习成绩的第一名,我要面对着其他同学的追赶,更要与我最强大的竞争对手、隔壁班的吕世龙同学争夺年级第一。当然,这方面更多是老师们的期望,我自己面临的最大压力,是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了暗恋的女生,而且我更喜欢和调皮捣蛋的同学厮混,我开始魂不守舍,浑浑噩噩。暗恋耗散了我的精力,让我变得敏感自卑,于是我开始用掌握得并不熟练的文字写小纸条,甚至在谁也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用小刀割开手腕,沾着血写那幼稚的情书。善良的女同学给了回复,我却又遇到了来自别的暗恋者的敌对,并且时时处于忐忑之中。而且终于,课间传递的纸条蔓延到了课堂上,也毫无意外地被老师截获——班主任诸老师在我这最苦恼的时候,用一次严厉的家访,将我硬揪回了正道——这条正道,通向中考,决定着我们所有同学的未来,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县中(如今的省溧中),在我很多同学选择了中专以提早工作的时候,我无意间打开了通向大学、通向城市、通向未来的道路。
   然而,即便如今再度回首,怎么能没有遗憾呢?对于那时那么喜爱的女同学(请允许我隐去她美丽的名字),我抱着深深的歉疚。更为歉疚的是,我的早熟早恋,得到了师长家人也得到了她的宽容。还有的遗憾就是,那时候,因为懵懂顽劣,和很多调皮的男同学一起欺负女同学,主要的手段就是给她们起绰号、想着法儿取笑她们、给她们的书桌书包里塞青蛙和各种虫子,张先娣、张巧美、章利香、王花红等等同学都被我们欺负过,刘礼花同学不止一次被我们气得哭鼻子。最难过的是,最早的班长陈英同学品学兼优,各方面堪为榜样。她因为工作负责,难免得罪班上捣蛋的同学,于是丢了她的班长职务,而我,恰恰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继任者。是的,我不是一个好班长,因为我对于同我一起考入县中的袁晓燕、张晶洁同学始终不闻不问,因为时隔十多年我才经重逢的老同学提醒,记起来我这人生的第一个职务。而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就如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因为自己的农村出身而自卑,我疏远了我的母校,淡忘了我的恩师,遗忘了我亲如兄弟姐妹的老同学。县中全部面向高考的紧张生活,新的生活、新的同学,以及相继而来如梦似幻的经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模糊了我的联中记忆。如今想来,无地自容。
   联中精神
   让我更惭愧的是,记不清什么时候,班主任诸定国先生辗转联系上了我,没有责怪,只有一如既往的关心、关注、关爱。联中94年毕业至今,不知不觉过去了23年时间。老师们有的已经不在人世,有的已经垂垂老矣,当时年轻的老师如今也已经鬓染秋霜,同学们都成家立业、为人父母了。如今我自己也成为了一名老师,回首这段经历,比照今日的我,总能够看到昔日的影子、恩师的印记。
   时过境迁,联中校园早已不复存在,熟悉的团山冲里矗立的是不知名的崭新厂房。但是,关于联中的记忆却在我将届不惑之时,格外清晰起来。我们的联中校园,谈不上一流,却欣欣向荣;我们的联中老师,也谈不上一流,却兢兢业业;我们的联中同学,更谈不上一流,却生机勃勃。联中所传承的,是农家儿女自强自立的一种朴素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像诸定国先生这样的老师们不断攀登新的人生高峰,支撑着我的那些亲爱的同学们成为有担当的社会一份子,也支撑着我这个远在异乡的游子努力地向未知探索——这是一种平凡的伟大,一种安静的轰轰烈烈!
   20多年过去了,家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如今的各级各类学校所具备的条件,远远超出了我们当年的想象,如今的家乡子弟,也不再有我们当年那么的贫穷。然而,正因为自己长大了,又以教师为职业,所以才格外在回忆中体会到当年的联中精神所具有的宝贵价值。这种价值,不会因为联中不复存在而消失,它将永远随着昔日联中人的激情血液,流淌在家乡土地,以至更远、更久、更新。
(作者简介:李洪胜,团山联办初级中学94届毕业生,现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院长。)

     
发表于 2018-4-16 17: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支持
     
发表于 2018-4-16 17: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支持
     
发表于 2018-4-16 17: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支持
     
发表于 2018-4-16 18:05:5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美情深,朴实感人,生动真诚
     
发表于 2018-4-17 08:09:1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17 21:59:3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个短文,感觉和我的过去很相似
     
发表于 2018-4-18 06:04:4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57214114、57244114 地址: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
苏公网安备 32011702000107号     法律顾问:范遵国 电话:1370514832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