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溧水114网== 返回首页

醉眼的个人空间 http://www.ls114.cn/?57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永远的母亲

热度 9已有 1569 次阅读2018-3-7 10:17

永远的母亲

 

燕子回时,杨柳青了,先妣遽归道山已一年。

过了元宵,进入惊蛰,母亲39日的忌辰迫在跟前。这些天来,食不甘,寝难安,心里越发思念着老人,清癯的容颜、萧散的白发、伛偻的身影,总不时浮现在脑海里。故园神游,梦里依稀慈母泪。妈,远方的儿想您了——

母亲虽说高寿,活到了九十二岁,细想起来,一辈子却是饱经风霜,苦多甜少,未过上多少安稳舒畅的日子,未享有多少舒心写意的清福。

从记事起,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整天劳碌的人,起早摸黑为家务操劳奔波,不知疲倦。每天天蒙蒙亮,我们还沉睡在梦乡的时候,母亲就下床了,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点火升炉,下厨上灶,洗刷缝补,一应家务全由她包揽,胥由母亲主理中馈。酷热的夏夜,我们已在桥背上乘凉戏闹,扳着指头数着天上星星的时候,母亲却还在桥边的码头上汰洗衣服,清脆的棒槌声从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寒冬九天,刺骨的河水红肿了母亲的双手,冻裂的手上渗出了鲜血,她忍受疼痛,坚持将一大堆脏衣洗涤起来。即使大年初一,别人家在忙着走访拜年、欢闹喜庆的时候,她也闲不下来,不愿歇息,总是挎着一大竹篮换下的衣物被单蹲在河埠头捶打漂洗,街坊邻里祝英、小宝、夕凤、袖珍等阿姨心疼她,说“招娣”苦就苦在缺少个女儿,怨母亲儿子养得多,没生个丫头帮衬帮衬。那时,家里人脚下穿的布鞋都是母亲亲手制做的,夜深了,往往一觉醒来,总可见母亲坐在堂前,在昏暗的灯光下,低头弯腰,一针一针地纳着鞋底,针尖钝了,在额际发间划一划;针线穿不过了,用顶针箍顶一顶。衣服破了,都是她找来碎布衬上一针针地缝补,每个人的身上一块块补丁都留下了母亲密密麻麻的针脚,也浸透了她辛勤的汗水。小时候,家贫拮据,买不起布,我们兄弟几个身上穿的粗布衣褂都是她老人家就着煤油灯纺出来的棉纱织成的。棉花还是母亲在自家的自留地上栽种采摘的。我记得,在典租南街上的陆家,在借住西大河畔温堂隔壁的九小舅舅家,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都可见着母亲不停摇车纺纱的情景。有时候长时间坐在小板凳上,累得直不起腰来,手酸脚麻头晕。在以粮为纲的大呼隆年代,家口重,粮食不够吃。每当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就断了炊,吃了上顿愁下顿,队上的周转粮也难以为继,母亲迫不得已,只得厚着脸皮四处借贷,亲朋好友几乎借遍,有时为借一二十斤“大麦海”跑出去几十里地。那个年月,我们做儿子的,不懂得不体谅上人的艰难困苦。母亲,是我们拖累了您,把您害苦了!

母亲身世凄凉,自小命苦,一出娘胎就失去了母爱,孤苦伶丁。外祖母不幸死于产褥热,未满周岁的她被人领养,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十八岁上完婚,“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闯过一道道鬼门关,先后生养了7个儿子,(中间还夭折了几个)都是母亲含辛茹苦,一抛屎一抛尿,在手中捧大。现在想来,我们哪一个儿子何尝不是躺在她的怀抱里,吮吸她的甘乳,在百般呵护中长大的呢;又何尝不是牵着她的手,在跌跌爬爬、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中成长的呢。而今我们兄弟几个,哪家的孩子不是她照带的?那年,我女儿出生,母亲兴匆匆地第一时间从大老远赶来,包袱里夹裹着早就准备好的10多块尿布,跑前忙后,服侍月子中的妻儿。端汤倒水,洗刷尿布,听到女儿啼哭声,夜里才睡下又起身,一个快70岁的老人,自己都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了,却还在为儿孙的事辛劳,我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才深深体会到了不养儿不知报娘恩的个中艰辛。常言道:儿走千里母担忧。可不是,80年秋我在扬州求学,老人不放心,惦记着我,一个人跨江过河,不顾舟车颠簸劳顿,跑来为我洗衣缝被,床单被絮收拾得服服贴贴、干干净净。还特地从老家糕饼坊买来了一卷中秋月饼,着实让我欣喜了一阵子,那可是平常难以吃到的美食呀,连寝室的同学也分享到了。刚参加工作不久,我患上了出血热,一连数日高烧不退,接到长途电话,她和父亲急得一夜未眠,次日一大早就心急火燎地从老家搭轮船到城里再转车赶来照应我。没日没夜守护在床边,递药喂水,端屎倒尿,食堂打饭买菜,晚上和衣靠在椅背上过夜,陪侍了一个多星期。我不知道如何感激是好,这是怎样的母爱呵,是纯粹的无私,是大爱无疆呀!早年我每次还乡探亲返程,去珥陵那边的黄埝桥小站乘车,老人总是送我至村口大路上,我走出去老远,回头还见她默默地伫立在那里目送着我。我向她摇摇手,才缓缓返过身去。有次执意陪我送至很远的刘庄才留步,从卫东桥、三队村上、花桥头再到刘庄,送了一程又一程,真是“长亭连短亭”,这是怎样的母子情怀呵。前些时,当我读到南大莫教授《南京车站送母东归》的诗,一时心潮难平,伤感的泪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双眼,“此身犹寸草,何以报春晖?”想想母亲,我们究竟给了她什么?到头来,依旧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我想,老人倒一定是带着对儿孙的满腹牵挂而去的。

母亲一生多有磨难,尤文革期间受家父牵连,沦为反革命的臭老婆,也免不了皮肉之苦,惨遭揪斗辱骂。在吴家大厅被街上的仇人坏人报复污辱,当众剪去了头发,成了不男不女的阴阳头。六七年的夏秋之际,母亲被县中下来的一帮红卫兵学生揪到桥西的小学堂里,罚跪吊打,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一学生恶少一巴掌打掉了老人的牙齿,顿时满嘴鲜血淋漓,当场就昏厥了过去。在本地个别造反学生的唆使参与下,镇上的“牛鬼蛇神”被打得呼爹喊娘,一片哀哭惨叫声。那年冬天父亲被关押在公社“黑五类”集中营,母亲冒着大雪,赶往10多里路外的白塔镇上给父亲送寒衣。那天风雪弥漫,四野白茫茫一片,看不到哪里是路,深一脚浅一脚,不知有多少次跌倒在河沟里,满身泥泞,湿透了衣服。在前不把村后不着店的景塘河跳板桥上,差点滑落在河里淹死。一次,母亲为躲避批斗示众,被街上的造反头头从邻近的集镇——吕坵抓回,一路拳打脚踢,揪头发、刷耳光,行至南村附近,母亲实在受不了了,趁人不备,奔下河埂,欲跳河自绝……。某个造反干将恶狠狠地骂道:周来喜的老婆想死没那么容易,教你活不得,死不得!随即又是一阵暴打。我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十指连心,母亲受难就是儿子受难,娘受苦就是儿受苦,骨肉相连的血脉亲情,岂能割断?生我养我的亲生母亲,竟遭受如此厄运,被人这般欺凌,为儿怎能忘了?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哀哀父母, 生我劳瘁。母亲呀——,几十年来,我是看着您渐渐衰老,看着您慢慢驼背,就象一朵盛开的鲜花,看着您一天天枯萎。您的耳朵也不知哪天突然失聪了。自您不小心跌断了腿,身体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我每次回去探望,向您告别的时候,总是见您拄着拐杖站在门前街边,痴痴地注视着我,神情木然,后来回家忽然发现您呆呆地朝我微笑,我才明白,那可是可怕的老年痴呆症呀。望着母亲的样子,心里阵阵揪心。原先您是多么健谈呵,以往每次回来,您总要和我拉拉家常,聊些街坊的新闻琐事,张家长李家短什么的,唠叨不停,头脑相当清爽,身体也硬朗,手脚也麻利,想不到身体说垮就垮了。6号那天,我与老家联系,得悉您已汤水难进,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已人命危浅,朝不虑夕,我难过得当即呜咽失声,母亲要和我们诀别了。弥留之际,未能陪伴在您的身边,见上最后一面、再紧握一次手、再拥抱一下您,更是儿心中永远的痛,对不起您呀,妈妈!

母亲,10号晡时开吊前,青海等八仙开棺拉扯白线、作完安置铺垫等仪式后,当生泉大哥捧着您的头,弱弟小白抱着您的双脚含着眼泪入殓的时刻,祖孙四代,满堂缟素,无不动容,肃立在柩前的我,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撕肝裂肺,寸肠欲断。悲凉凄厉的唢呐声中,已不知身在何处,我的魂魄也好象随您飘逝了。

母亲,您离世前几天的夜里,楼下的狗在不住狂吠,我曾听到您睡过那间房的地板莫名其妙地咔刺咔刺响,似有脚步的轻微走动声,觉得有点奇怪,过了两天,三兄来电报信:妈下午两点多钟走了。后来我才醒悟,按民间说法,原是您——母亲大人向我们告别来了。儿糊涂,儿愚蠢,儿不孝。呜呼!吾母去也,再也牵不到妈妈的手了。

乌有反哺之情,羊有跪乳之恩。母亲,您和父亲一样,为家庭,为子孙,一生付出了很多很多,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数也数不清,而我们的回馈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万分愧恧,有负您老人家,但您从未计较。一点点,一滴滴,母亲的恩,母亲的爱,母亲的情,我们都牢记在了心里,您永远是我们的母亲!

 

不孝男:黑儿泣书

2018-3-7

 

 


路过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卧龙山 2018-3-13 14:50
字里行间充满着儿子对母亲的倦恋与难以忘怀的情感!点赞!
回复 醉眼 2018-3-13 17:40
卧龙山: 字里行间充满着儿子对母亲的倦恋与难以忘怀的情感!点赞!
谢卧龙吾兄!
尚在新春正月,兹顺向兄台拜晚年!
回复 卧龙山 2018-3-14 10:49
谢老弟!
回复 戈壁龙梅 2018-3-16 21:54
母子连心,互有感应!读此文,深为好友的念母之心而感动。尽管懂得生老病死的自然,却仍然难以接受父母的远离。我现在就特别害怕这样的分别,父母老了,可以陪伴的日子越来越少,真的要珍惜!
回复 醉眼 2018-3-17 22:10
戈壁龙梅: 母子连心,互有感应!读此文,深为好友的念母之心而感动。尽管懂得生老病死的自然,却仍然难以接受父母的远离。我现在就特别害怕这样的分别,父母老了,可以陪伴 ...
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母恩难忘。我只是忠实记录下一些关于母亲生前的点点滴滴,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虚情,不矫饰,不拔高,以最诚挚的情感来表达对老人家的深切怀念。

谢谢您,龙梅先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服务热线:57214114、57244114 地址: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
苏公网安备 32011702000107号     法律顾问:范遵国 电话:137051483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