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溧水114网== 返回首页

醉眼的个人空间 http://www.ls114.cn/?57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往事怎如烟——再忆父亲

热度 12已有 1477 次阅读2017-9-21 14:36


往事怎如烟

——再忆父亲

 

窗外雨潺潺,秋风萧瑟。父亲,明天(921)是您“涅槃”三周年的日子,远在天堂的您,不知过得可好?不思量,自难忘,三年来,为儿时时惦念。您的音容您的笑貌总是浮现在眼前;您的絮絮您的叨叨总是萦绕在耳际,……和您在一起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父子一场,数万个日日夜夜,也总有一诀的时候的。但那样的诀别太突然了,太凄惨了呀!———您生于忧患,却未能死于安乐。谁之罪欤?是儿之罪,不孝之罪,为儿缺乏责任担当,不能拜您厅堂之上、侍奉在侧,愿永远背负这沉重的十字架。

    我常于梦中遇见您。有次,我依稀睡在老家老屋的阁楼上,夜深了,忽听到有人开门,我拉亮了灯,看见您从外面回来,在准备倒水洗脸洗脚呢。正要和您说话,梦醒了,看看床头的钟已是凌晨三点多,屋内屋外静悄悄,此时的人们正在酣睡之中,而其时的我再也不能安眠,辗转反侧。我想起来了,您和我一起生活的时候,您也有几次半夜三更梦见过祖父来喜、来喜的敲门声,听得真切,醒来却是梦境。祖父长什么样,祖父的过去,也只是从您的口中获悉一鳞半爪(包括祖母),只是模糊的印象,而对您我可是真真切切。我想起一O年的腊月,接您来家中过年,和您朝夕相处的30多个日日夜夜,每晚陪您抵足而眠。和您闲聊、侃大山,听您讲故事,讲您一生经历的事,讲您熟悉的人,往往到深夜。我总是默默地听,不时地插上一句两句,问这问那,您津津乐道地讲东说西,不觉困乏,有时,我听着听着就打起了呼噜,一觉醒来,您还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一点睡意也没有。91岁的您,精神却如此的旺,思维如此的清晰,我真佩服您,自叹人未老而先衰了。也正是这30多个夜晚的陪伴,让我理清了您一生的大体轨迹,您人生旅途上的点点滴滴。您的一生就是一本大书,就是一长卷历史画卷,让我看到了您奋斗成长的历程,您一生的勤奋和努力;您一生的磕磕绊绊;您一生的恩恩怨怨。也包含了您一生的痛苦和不幸、艰辛与磨难,感叹您的时运不齐和命途多舛。您的一生跌宕起伏,多灾多难,但您都挺过来了。在儿眼中您是严父也是慈父更是伟丈夫!

    往事并不如烟。几年来,我总是沉浸在过去的往事中,回想您——我所知道的一切。您小时候曾和街上的张品山、顾双通、吴可如等人同过学,在吴家大厅一道开蒙,庄城桥西观音堂一起上洋学堂,五僧庙里捉迷藏、掏鸟窝,……先后受教于黄元良、吴双庚、王绍猷等乡贤名师。您与品山、双通、可如等同学结下了深厚友谊,情同手足。

品山和您从小在一起玩泥巴长大。天资聪慧,念书过目不忘,少时就胸怀抱负。 三八年,陈毅率领新四军一支队,东征江南,他参加了战地服务团,后任茅东县委秘书。品山38年底入党,您是3910月,而新四军老战士徐进2012年写的《纪念新四军东进70周年》一文中提到,您也是38年底入的党,在镇江、句容、丹阳、金坛四县抗敌总会任财税股股长。45年新四军北撤过江,您和品山等一批党政干部留守茅山地区,转入地下斗争。46年品山被坏人告密,同年11月被国民党枪杀在金坛丹阳门外,英勇就义。家人收尸,葬于老家巷头村。我读小学的时候,学校在清明节组织过扫墓活动。您每年的中元节在祭祖的时候总要给品山烧上一堆纸钱,一直到您离开我们那年的七月半,记得那天晚上,我陪您在门口将一塑料袋折叠好的元宝和写有品山姓名的纸条一并烧了,这份情谊从1946年一直延续坚持到了2014年,整整68年,从未间断。您说,那年您被鬼子抓去潭头,是品山通过地下党组织花了一百多担稻将您赎出来的,您忘不了这救命之恩,所以您感恩品山。而今这个接力棒已由我来传递下去了,放心吧,父亲。

双通也是您的发小,家住庄城桥西河畔,也是天天在一起玩耍戏闹,在一起读书做功课,很要好,平时有什么好吃的常端着饭碗跑到桥顶上两人分享。他天分好,非常聪明,您总说双通作文做得漂亮,经常受到老师双庚的表扬,作为范本向学生宣读。他家开了温堂,到了冬天您常跟着祖父到他家洗浴。双通和您同时参加抗日,您做地方工作,他编入正规军。打淮海战役时,已是华野某部的团政委。48年冬追剿黄伯韬部时牺牲,家人未见到尸骨也不知埋入何处,只收到了一张烈士证书。双通也是您生前多次和我谈论过的,更多的是回忆你们小时候在一起的趣事,那分天真无邪。

可如,又名柏松,因生有头癣,外号柏松癞痢,个高力大,读书不用功,常逃学,好打架,是有名的杠头,在外惹祸,往往将人家打得头破血流,同学家长寻上门告状也没用,吴的父亲也无奈,总是一句话,有本事揍他一顿去。吴与您自小私交甚好,称兄道弟,上树偷桃下田摸瓜,冬天常睡一个被窝,是铁哥。参加新四军后,担任过茅东县武工队队长、县大队短枪班班长,《汪大铭日记》上多有记述。吴作战勇敢,不怕死,475月孟良崮战役中,他已是华野四纵32团二营营长,他曾向您谈及此次战役残酷惨烈之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次战斗中,山头屡攻不下,他心急火燎,跺脚骂娘,从机枪手手中夺过重机枪一路猛冲狂扫,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49年战上海后升任二十军山炮团团长,是年和您通信联系,附有一帧小照赠与留念,原件现保存在大哥那里,这也是您留给后代纪念的珍贵文物。可如当年在上海短暂休整期间,您曾找他,军营警卫见没有通行证死活不让进。可如知道您来了,团部正在开的会也临时休会了,亲自到门口来迎接,可见您和可如之间的深厚交谊。后来,可如在参与炮击金门时,军事上失误,致使精神失常,长期在苏州休养,享受正师级待遇。曾经的发小,曾经的同窗,曾经的抗日战友,已早早离世了。您平时常和家人乡邻提及他,讲他过去的故事、年少时的种种“糗事”,寄托了一种情怀一种怀念之情。

您昔日的同学少年今安在?已是“滚滚长江东逝水”,一个个远去了,而今您也追随他们去了————

您少时也曾和街坊伙伴学古人结义,歃血为盟,与品山、可如、双通、锁寿、曹森、陆志康、大毛头兆庚等八人结拜为兄弟,而今这八兄弟都先后一  一作古了,想必,您已和他们相逢在了九泉之下。也许,你们当年的“八骏马”正驰骋在九垓之上,遨游太清呢。

父亲,您平素爱管闲事,仗义执言,好打抱不平,因此多有得罪人,招人忌恨。您见一位乡下人被街上一贯霸道的史某欺负,您站出来指责史某欺人太甚,冷不防,竟被蛮横无理的史某狠狠打了一拳,左胸肋骨受伤,贴了很长时间的膏药。那时,您还不到50岁。不过,几年以后,史某被二哥制服了,从此服软。

    父亲,您家教甚严,性格暴躁,我们兄弟五人没少挨您的棍棒竹板,现在想来都是为儿的错,有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成材呢,是您父亲大人用心良苦啊!只是当初我们不懂事 。

父亲,在我的记忆中有三件事曾惹您生气发怒。一次是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从您的钱筒里偷了一毛五分钱的硬币,和街上小福、国祥、洪国他们在吴家大厅打铜板输掉了。晚上,您轧帐少了这笔钱,发现是我拿的,挨了揍;一次,我为了买小人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将家中的一只铜勺子用砖敲扁拿去街上废品收购站卖了二毛五分钱。家中舀粥不见了勺子,经查是我干的,又是一阵打;还有一次,我和三哥打闹吃了亏,他将我关在门外死不开门,我激怒之下,用拳头击碎了门上的玻璃,您十分气恼,趿拉着拖板挥着竹条追打我,一直追到曹塘边,我情急之下跳了河中。要知道,当时一块玻璃抵一个壮劳力一天的工分钱,那时一天的工分值一般只有三四毛钱。那天晚上被饿了一夜,睡在了第一楼茶馆里的阁楼上,陪烧老虎灶的吉恒老人过了一夜。父亲大人,儿错了,这都是儿的不是,在此向您道歉了。

父亲,我总想起您在文革中所遭受的非人折磨和凌辱,文革总是难忘,文革刻骨铭心。我曾亲眼看到您被押在桥西庙场、六队球场,万人会上批斗的样子,颈上吊挂着上百斤重的大黑板,一站就是数小时。街上那些造反干将、坏贼恶人残忍歹毒,在您戴的重达数十斤重的高帽内沿,扎上一圈短短的尖利细铁丝,一场批斗下来,额头四周被戳得渗出了血,与汗水融和在一起,如蜂蜇针刺,疼痛难忍,颈脖上也陷下了一道深深淤血的紫痕。我曾亲眼看到那天早晨您被蒋某、景某、史某等人反绑在可民家的堂屋梁柱上,龙龙跛脚冷不丁用翻毛皮鞋猛踩您一脚,并在您的脚背上狠命踹揉,痛得大声惨叫,到了晚年致使您受伤的脚神经麻木,血脉不和,少了知觉。我曾亲眼目睹一天下午您被蒋某青、周某孝等一群王八蛋反剪着双手,揪住您的头发、捺着您的头,从火庚家押往供销社仓库吊打上刑的情形。您被关押在粮管所,周某孝等人强迫您拖着遍体伤残的身子到艾家大坟上拔草劳动。有天下午,母亲教我给您送汤饭,见您人瘦毛长,眼眶紫青,蹲在那里默默地拔着杂草,神情呆滞,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安慰您才好,那时,我还小,感到无处求助,无能为力,心里只有难过、痛恨、仇恨!

文革于我切肤之痛,深恶痛绝!那些文革中“打砸抢”分子,跳梁小丑,至今无忏悔之心,甚至刻意回避掩饰。我想,头上三尺有神明,这些作恶的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父亲,在文革,您也曾遇到过好人,您被关押在白塔那段日子,有位朱指导员,就非常同情您,看了您的档案,认为您是清白的,是对革命有过贡献的。他是从军队派到地方支左的军管干部,负责管教你们黑五类。有好几次,蒋、景等人跑到公社要弄您回去接受批斗,朱指导员硬是顶着不让,他知道,如果让他们带回去就决没有好日子,等于进入虎口狼窝。在公社关押期间,您看不惯一个造反头目曹某福的凶横霸道,一次扫大街时,顶撞了他,这恶煞抡起一根铁棍将您打昏在地,幸亏朱指导员在场,及时阻止,呵斥了曹,否则后果就很难预料了。父亲,您关押在公社期间,还有个好心的老阿姨,她在食堂里烧饭,得悉您的遭遇,可怜您,经常偷偷地多打些饭菜给您,有时,帮您洗晒换下的脏衣服。这两个好人,您常常挂在嘴边,念念不忘。您也常教育我们,要学会知恩图报。父亲,您放心,凡有恩有助于我们的人一个也不会忘记!

父亲,您常常聊起和祖父母在一起生活的往事。祖母去世前几天,您遇到的灵异事件,始终不得其解。东洋人打过来那年(1937年)的一个晚上,18岁的您在堂前用汤罐煎药,看到一个和祖母一样的身影从身旁飘过,蓝罩衫、巴鬏头,看不见双腿,径直向大门外走去,悄无声息,您连问几声:是哪一个?没有应答。您举着煤油灯走到门前,仔细察看,门关得严严实实的,门栓插着,还用门杠顶着。您跑到里屋将刚才的情况和祖父说了,祖父当时就咂嘴叹息,复去堂前,用手摸摸泡咕直翻、煨得滚开的汤药,居然冰凉,一丝热气也没有,祖父落下眼泪,就说你妈妈没命了。果然,没几天祖母就过世了。这桩蹊跷的事,一直困扰着您。那飘忽而逝的身影莫非就是祖母的魂灵?您常怀念少小时祖父祖母对您的百般呵护,对您的娇惯宠爱,动情处,失声痛哭,手绢掩面,恨自己未能报养育之恩,他们就过早地离世了,死于丧乱。

想想我们这些做儿的,对您的孝道何在呢?惭愧啊——

    生死离别两茫茫。父亲,您离开我们三年了,可记得,放在您窗台上的瓶插吊兰依旧生机盎然,现就摆放在我的案头;您使用过的手电崭新如初,就搁在我的枕边,夜里起床我常用它照明。您可知道,每天清早起来,我总是在堂前朝着您的墓地默默祈祷,三跪拜。这些年来,在我不顺的时候,总感到我的身后有股力量,在暗暗地支撑着我、护佑着我,我想一定是您——父亲大人!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棵参天大树,甘为您的子孙遮风庇荫!如今儿对您的思念亦一如这绵绵秋雨,“剪不断,理还乱,”。说忘记太难,只待来世再续父子情缘,好好报答您。2017920

                                                             

                                                             


路过

鸡蛋
6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回复 卧龙山 2017-9-22 09:23
情真意切,文笔流畅,催人泪下,父子情深!!
回复 如果再回到从前 2017-9-22 10:12
追忆父亲的好文章。
回复 玉龙雪山 2017-9-22 11:10
眼睛模糊了!
回复 醉眼 2017-9-22 22:48
卧龙山: 情真意切,文笔流畅,催人泪下,父子情深!!
谢谢仁兄!
回复 醉眼 2017-9-22 22:49
如果再回到从前: 追忆父亲的好文章。
谢谢了!
回复 醉眼 2017-9-22 22:52
玉龙雪山: 眼睛模糊了!
在下如此粗劣蹩脚的文字,居然打动了您,太感谢了!
回复 渔歌唱晚 2017-9-23 06:49
醉眼是个当今少见大孝子!
回复 希夷 2017-9-23 14:48
历史不可能被否定,也不会被虚无,她是一面镜子,殷鉴过往,指示未来,不能忘却!
回复 醉眼 2017-9-23 17:09
渔歌唱晚: 醉眼是个当今少见大孝子!
慎终追远,古有之义。
谢渔老来访!
回复 醉眼 2017-9-23 17:14
希夷: 历史不可能被否定,也不会被虚无,她是一面镜子,殷鉴过往,指示未来,不能忘却!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数典忘祖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是注定要失败的!
谢希兄拨冗来访!
回复 大吉大利888 2017-9-24 04:11
万事,往事如烟,人生如梦,但觉得日子还要一天天的过,决不能颓废。人有时处于顺境,有时不顺。都要坦然面对,这就是历史。经历是无法改变的,但有些东西应该留下来,善良永远是基本的。真的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啊。
回复 醉眼 2017-9-26 09:03
大吉大利888: 万事,往事如烟,人生如梦,但觉得日子还要一天天的过,决不能颓废。人有时处于顺境,有时不顺。都要坦然面对,这就是历史。经历是无法改变的,但有些东西应该留 ...
古有丁忧在籍,墓前结庐,守丧三年之制,余以吊文方式祭奠先父三周年。
回复 大吉大利888 2017-9-26 09:43
我仅一点思考想法,你的回复让我惭愧,你能如此这般,很是令人敬佩的,三年不论长短,好文必留后人。
回复 醉眼 2017-9-27 21:27
大吉大利888: 我仅一点思考想法,你的回复让我惭愧,你能如此这般,很是令人敬佩的,三年不论长短,好文必留后人。
谢谢了!
回复 孙悟不空 2017-9-27 21:46
父子情深,尽在字里行间,为之感动!
回复 醉眼 2017-10-5 21:36
孙悟不空: 父子情深,尽在字里行间,为之感动!
谢摄影大师不空先生!
祝国庆中秋节日!
回复 醉眼 2017-10-5 21:36
孙悟不空: 父子情深,尽在字里行间,为之感动!
谢摄影大师不空先生!
祝国庆中秋节日!
回复 健康快乐 2017-10-7 05:39
醉眼兄原来是老革命的后代呀!很少看到你这样的长篇大作了,读来感人!
回复 醉眼 2017-10-7 21:54
健康快乐: 醉眼兄原来是老革命的后代呀!很少看到你这样的长篇大作了,读来感人!
谢谢了,健康老师,健康仁兄!
回复 戈壁龙梅 2017-10-11 20:39
一桩桩,一件件,与父亲相关的点点滴滴。都是你此生难忘的回忆!写此长文,足见醉眼兄孝心可鉴,对父亲的怀念,一笔一墨尽染。唏嘘感人,感谢分享!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Powered by Discuz! X3.3 ©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57214114、57244114 地址: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
苏公网安备 32011702000107号     法律顾问:范遵国 电话:13705148320

返回顶部